最近更新:
首页 >  警坛记事 正文
战“疫”,从未停歇
奋战“疫”线的他们被强制休息

  街道空了,商场关了,学校停课,工作延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一切似乎被冻住般,停滞不前。

  一群人却选择在此时迎难而上,坚守在抗疫一线,这其中就有警务人员的身影。

  1月23日,浙江省启动重大公共突发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公安机关一切重心转向防控,民警们值守在进出城的高速路口,巡访于辖区各个村居社区。警情也变了,大多和新冠肺炎有关,或求助购买口罩,或举报聚众打牌,或要求核查小区“重点地区”来的居民……非常时期,警力紧张,不少坚守的民警累倒了,被要求强制休息,可没两天,他们的身影又出现在一线……

  战“疫”一线到底是什么样子?近日,记者找到几名被强制休息的民警,一起聊聊他们眼中的“战‘疫’时间”。

  口袋里的消毒液

  金华婺城新狮派出所所长金有新发现,连日来村民的防护意识日渐提高:春节前,当地麻将馆火爆,甚至要抢位;如今,没人打麻将,也不串门了,即使有,也会被亲属“举报”。

  2月3日,他就收到了一条“求助”短信:有亲戚来聚餐、打麻将(请不走),请处理。“快,我们走一趟!”金有新外套都没来得及扣好就上了车,带着民警赶到求助人家里。

  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欢笑声。等进门一看,金有新吓了一跳:方桌上4人战斗正酣,边上一圈围观的人,其中有人没戴口罩!

  “我们没赌钱,就家里人娱乐娱乐。”他们赶紧解释。“不是来抓赌!疫情这么严重,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多危险?!”金有新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厉声向他们科普:疫情期间,不能聚集。

  “金所,当心高血压。”民警轻声提醒。金有新放低了声音,开始讲道理。十几分钟后,村民意识到聚集的严重性,一个个“溜”回了家。

  很快,金有新又赶到高速出口卡点。他们所还有一个艰巨任务——守好金华“北大门”杭金衢高速金华出入口卡点,金有新是副总指挥。每天派出所、卡点两头跑,有高血压的他撑不住了。

  2月7日,他被强制休息。可第二天,他偷偷跑回派出所,给新来轮班的民警做岗前培训,紧接着又去了卡点。突然,一个民警的“小动作”让金有新心酸了:检查完后,民警迅速从口袋掏出酒精喷雾,往手套、衣服连摁几下。接着站直身子,敬礼,拦下另一辆车……金有新一看,前面那辆是湖北车。

  他扭开了头,也不敢揉眼睛,“警服下,他们也是普通人,也会害怕……”

  寻找密切接触者

  “咚!”9日下午,嘉善县公安局合成作战中心更衣室传出一声闷响。同事赶来一看,陈宏杰满头是血,坐在地上。送到医院缝了针后,陈宏杰还想赶回局里加班,结果被硬生生按在了位置上。

  “都撞破头了,还回去?”同事忍不住质问,他还“抵赖”,“没事,就是腿软了一下。”可他眼睛布满血丝,大家心知肚明,真的是累坏了!

  自1月22日起,为抗击疫情,嘉善县公安局成立防疫工作专班。陈宏杰作为其中一员,负责数据研判管控工作,已经上了19天班!期间还经历了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专班成立第二天,嘉善县通报了2例确诊病例:1月16日从湖北回来的夫妻。一时间,合成作战中心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几秒钟内鸦雀无声——8天时间,他们接触了多少人?如果不隔离,后果……

  短暂沉默后,办公室骤然弥漫开一股紧张感。陈宏杰和同事面临一个重任:马上找出密切接触者!整整一个通宵,通过监控和大数据,几十名密切接触者被一一筛选出来,再交给辖区派出所和街道。

  天亮了,陈宏杰和同事就地躺了2小时就又陆续醒来,坐回电脑前。他的心一直提着,电话一响就抢着接,生怕是属地派出所回复说找不到人。1天后,好消息传来,两夫妻接触过的相关人员每一个都被及时通知到,且进行了隔离。直到这时,陈宏杰的心才真正放下,“现在被‘赶’回家了,也好。终于有时间陪陪刚做完手术的妈妈了……”

  强制休息第二天母亲过世了

  何长征却再也没有机会陪自己的母亲了。

  2月8日,打完电话后,他眼睛通红,转过身正好对上教导员江欧的眼睛。江欧顿时觉得愧疚,如果不是偶然听到,他根本不知道何长征母亲病得这么重。他马上开了一张强制休息令,命令何长征立即停止工作,回家陪母亲。

  何长征是杭州淳安县交警大队城区中队辅警班班长。1月21日,值守路面的他接到电话,瞬间紧张到全身发软——年迈的母亲突发脑溢血,失去意识,被送往医院抢救。何长征简单交代了工作后立即赶往医院,医生说他母亲中风、脑出血,丧失全部自理能力,需要留在ICU观察。当时正值春运,何长征放心不下工作,办完手续后又回到了岗位上。

  “他这段时间一直很疲惫,原来是工作结束后就去照顾母亲,没顾得上休息。可他什么都没说。”江欧愧疚地说。

  本来,何长征打算春节调休回去好好照料母亲,可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计划。城区中队除了日常工作,还负责杭千高速千岛湖出口的卡口核查工作。他不得不放弃调休回到中队。

  卡口实行24小时三班制,晚上值班时,冷风从领口灌进去,何长征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疲劳、寒冷、辛苦,他都不在乎,唯有想到母亲,他才会恍惚一下,“母亲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现在这种情况她会理解的。”他安慰自己道。

  2月8日,何长征接到医院通知,母亲情况不乐观,建议接回老家。他为母亲办好出院手续安顿好后又回到岗位。这时,江欧才从他的电话中得知他家变故。接到强制休息令,何长征匆匆赶回了家。可第二天,他的母亲不幸过世了……

  加缪在《鼠疫》中写到,“这一切与英雄主义无关,而是诚挚的问题。就我的情况而言,我知道诚挚就是做好本职工作。”

  谢谢你们,挺身向前的“蓝衣卫士”!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