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普法课堂 >  法治博客 正文
关于我省建立法律服务产业园的建议

  法律服务产业园以高端知名律师事务所为主,集聚公证处、会计事务所、仲裁评估、司法鉴定和法律援助等机构的高端法律服务,形成以律师服务为核心的产业空间聚集模式,致力于打造法律服务“最佳生态圈”。2018年4月,全国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法律服务产业园在南京建邺区建立,吸引包括全国律协会长单位金杜律师事务所和亚洲地区规模最大的盈科律师事务所等多家知名品牌律师事务所入驻。我省可进行试点,设立法律服务产业园具有以下系列价值:

  一、契合法律服务产业化的迫切需求

  法律服务业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杭州的发展趋势,2025年左右后杭州律师的规模至少将达到1.6万人,创收将达到122.5亿元,人均业务创收将达到76.56万元。当前,我市法律服务业发展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一是国际竞争压力加大;二是对法律服务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三是体制机制还不大能适应新形势;四是普遍规模较小,难以满足高端法律服务需求。

  服务业的集聚本身是一种趋势,没有集聚就难以创新。形成法律服务产业园区后,可以通过政策扶持、市场化运作和优质服务理念,加大引进、吸纳、招商的力度,集中出台相关政策,制定相应的法律服务产业发展规划,提供最为优质的制度供给、服务供给和要素供给,做大法律服务产业规模,细化专业分工,延伸产业链条,形成品牌优势,大力扩展法律服务空间,在总量上形成规模、在服务上形成特色、在影响上形成声势,产生法律服务集聚效应,成为全省法律服务产业发展的领头羊,成为全省、全国最具影响力的高端法律服务产业集聚区,成为全国法律服务产业未来发展趋势的试验田。

  二、有助于打造完整的法律服务产业链

  产业集群是由与某产业领域相关其相互之间具有密切联系的企业及其他相应机构组成的有机整体。在高密度组织下,它形成了一条完整产业链,包含着某一产业从投入到产出及流通的完备经济组织系统。上述理念,如今也已越来越多地被引入到现代服务业发展中。法律服务作为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必须走产业链之路,才能够真正走向国际法律服务市场,赢得更大发展空间。

  从这个意义上,法律产业园区其最大优势就在于,便于按照现代服务业理念,打造了一条新型法律服务产业链,促使法律服务和其他服务相结合,法律服务和现代科技结合,法律服务和金融资本结合。使得我省法律服务业以现代科技和资本为支撑,以法律产品的研发为龙头,以专业化分工为依托,深入法律服务产业的上下游,全面整合了本地律界业务资源,开辟了新型业务种类和项目,拓展了法律服务领域,从而增强法律服务市场的竞争力,为客户提供更为专业的法律服务,为我国法律服务业发展探索一条新路。

  三、便于为市场主体提供多样化的法律服务,满足市场主体需求

  随着依法治国的不断深入和普及,作为一种理念,“法律用于民”正在被“法律为民所用”取而代之。即在强调用法律规范人行为的同时,更加注重用法律维护和实现公民及法人合法权益。从经济角度看,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强省,中小企业数量大,市场空间无限。不管是涉外贸易还是对外投资,互联网、物联网、金融业的探索,浙江都是全国前列的省份,其中既有现实的法律服务需求,也孕育着无限宽广的法律服务拓展空间。

  在园区中,可以汇集各律师所、商标所、专利所、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事务所、工程造价所、司法鉴定所、调查所,云集各类顶尖律师和法律服务相关业务专家,共同拓展综合性法律服务,形成类似“政务办公大厅”的“法务办公大厅”。只要事关法律服务,找到产业园就不用再为“下一步找谁”操心了。无论是注册企业还是申办商标及专利,无论是审计还是打官司,无论是法律咨询还是遗嘱公证,无论业务在当地还是在外地,无论是传统的民商事、劳动、婚姻、建筑房地产、刑事等案件, 还是金融证券、文化创意、公司上市、科技信息、环境保护等新领域案件,都可为客户“包办”,便捷而高效,省心省时省力。更好地为国内外各种市场主体服务,也有助于提升杭州城市品位和文化软实力。

  四、便于法律机构之间的培训、交流、研讨,培养、引进法律服务产业人才

  律师业作为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杭州要打造“服务业强市”,浙江要实现转型升级,就需要让让法律服务业成为又一支实力强劲的产业新军,核心就是培养各种法律人才,包括法律服务产业管理人才和投资人才。当前,我省法律服务产业人才结构存在着系列缺陷:一是高端法律人才缺乏,特别是复合型专家律师、高水平律师都较为短缺。比如,杭州高净值人群数量多,却几乎没有高端的涉婚姻、家事、继承的知名法律团队,这一块巨大的业务领域迟迟未被很好地开发;二是管理瓶颈,特别缺少一批致力于律所管理的优秀的职业化队伍,缺少对律所发展管理模式的系统性调研和深度理性思考,缺少对律师行业发展的积极有序引导;三是创新不足,目前杭州的律师行业绝大部分仍实行师徒制。老律师的工作方法、从事的专业方向、开拓案源的方式一代代传承下来,导致大部分律师都集中在竞争惨烈的传统业务领域;四是缺少辐射力。浙江目前还没有能够辐射全国的大律所,难以支持科技创新类企业的法律服务需求。目前,杭州律师人数已经接近8000人,但与杭州在浙江乃至全国的政治、经济发展趋势相比依然有很大差距,高端包括大量涉外领域的法律服务项目被北京、上海等地包括国外律师事务所抢占,核心原因就是人才尤其是专业领域高精尖人才的匮乏。

  在产业园区形成后,可以主动对标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以服务最优为目标,吸引国际、国内和省内高端知名律师事务所入驻,通过税收返还、政策优惠、住房补贴、资金补助、就业安置等一系列优惠政策,吸引高层次、复合型的法律人才入驻产业园。在此基础上,充分发挥园区的平台优势、人员优势、集聚优势,有效组织开展各类法律产品研发工作,广泛收集汇总行业信息、分析定位律师业发展现状、科学预判市场发展趋势、总结推广管理模式创新。可以举办各种法律论坛,为杭州律师及法务人士搭建汇聚交流的平台。可以引导各相关方持续加大对人才培养的力度,促成政府、行业、事务所、律师团队多层次进行各种方式的人才培训。

  五、有助于降低法律服务机构的运营成本,也便于对法律服务机构的管理,促进行业规范化建设,更好地实现法律服务业的政治社会功能

  在法律服务产业中,除了人员的开支外,各种硬件设施的租金也是一笔不少的开支,包括房租、水电、零星购置的费用、消耗等。建立法律服务产业园,可以有助于降低律师事务所的硬件成本,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可以降低律师事务所的房租成本,在产业集中的园区,租赁成本可以相对低廉,不用再拥挤在繁华的商务区;二是可以提供集中的设施,比如,各种会议室、模拟法庭、洽谈室、咖啡厅等等,相当一部分设施平时利用率不高,可以由园区统一提供;三是为事务所集中提供常规管理活动,将一些常规的内部管理活动外包给专业的公司,降低管理成本。

  另外,从对法律服务机构进行管理角度上看,引导众多的法律服务机构集中于一个产业园区,既便于对其进行行政管理,也便于律师协会等进行自律性管理。使得法律服务机构在实现经济功能的同时,也能够有效实现法律服务业定纷止争、促进和谐等方面的社会功能、政治功能。

  六、有助于赶超一线城市的法律服务产业

  当前,中国的法律服务产业的原始积累阶段结束,调整、合并、整合、提升的新阶段已经开始,规模化、专业化、品牌化、国际化的发展势不可挡,但一流律所主要集中于一线城市。截至2017年底,北京有律所2411家,律师29297名。上海有律所1571家,律师23113人;广州有律所665家,律师人数12224人。2017年度十强中有9家律所总部设于北京,余下的一家是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现阶段的浙江法律服务业,不管是总体人数、创收水平、创新能力,都与一线城市存在较大距离。在在这种情况下,浙江可以秉持法律服务产业化理念,采用法律服务产业园区形式,有效地集中法律服务资源,形成法律服务产业链,在最易产生专业知识、创意、技能、市场资讯等方面形成积累效应,为市场主体提供最高效也是最优质的法律服务产品,以弯道超车方式赶超一线城市的法律服务水平,力争打造国内服务最优、产业链最完整、业态组合最科学、影响力最强的法律服务新高地。

  总之,设立法律服务产业园契合法律服务产业化的要求,有助于形成完整的法律服务产业链,促进法律服务机构之间的合作、交流,为市场主体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同时,设立法律服务产业园,也有助于优化法律服务的集中管理,降低法律服务机构的运营成本,吸引高层次法律人才,从而提升浙江的文化软实力,更好地服务于浙江的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但法律服务产业园毕竟属于一种新生事物,在何处设立?规模多大?设立几个?如何运作?采取何种政策措施?等等,这些都需要在实践中摸索,取得经验。建议在合适的区域位置进行试点,为我省乃至全国法律服务产业的发展探路。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促进杭州市知识产权大保护的几点建议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