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法律援助 >  行业动态 正文
凭母亲的坚守和法援工作者的接力,他得以延续生命
12年前遭遇一场交通意外,他成了“植物人”

  李军(化名)静静地躺在床上,对外界的一切毫无知觉。大概是“睡”得太久了,这个正值壮年的汉子如今早已瘦得脱了形,连脉息和呼吸都显得很微弱。一旁头发花白的老人正熟练地为他洗脸、擦身、按摩……

  老人是李军的母亲,今年已经70多岁。相比12年前的绝望与无助,如今的老人变得更加坚强、乐观。因为这12年来,老人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孤军奋战”,还有法律援助的一路相随。

  前不久,老人第五次通过法律援助拿到了儿子的后续医疗费,再次为儿子争取到一份生的希望。

  一场车祸 让他成了“植物人”

  李军一家是舟山市普陀区的普通家庭。2007年12月26日,对于这一家人来说,是噩梦的开始。

  那天,李军像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往家赶。行驶中,前面的一辆出租车突然急转弯冲向了隔离带,又撞向了非机动车道上的李军。李军重伤昏迷,而车后座载有一人当场死亡。

  经过医院紧急抢救,李军的命虽然保住了,但被诊断为“特重型颅脑外伤”,成了“植物人”。后经司法鉴定为一级伤残,经法院宣告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好端端的就这么一睡不醒,李军的妻子和年迈的母亲几乎寸步不离地守在病床前,但任凭亲人在耳旁如何呼唤,病床上的李军一直毫无反应。为了让李军得到最好的治疗,家里几乎掏光了所有的积蓄,后来索性将他接回家照顾。

  “太累了,看不到任何希望……”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李军却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每天还要承受高昂的医疗费,一家人变得越来越沉默。终于,因为承受不住压力,李军的妻子提出了离婚,但日子还得继续,更何况在母亲心里始终有一份期待:儿子终有一天会睁开眼睛。

  法律援助开启

  维权“持久战”

  李军一天不醒,治疗就得继续,这个普通的家庭已经承受不住每天都在产生的医疗费。

  无奈之下,李军的哥哥带着母亲走进了舟山市普陀区法律援助中心,时任法援中心副主任杨平湖受理了这起交通事故纠纷。

  在了解案情过程中,杨平湖发现,肇事车辆属于舟山市某出租有限公司,毛某某系该车承包人,陈某某系该车的实际营运人,该车承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而在这起交通事故中,经交警部门认定,出租车司机陈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李军因违规载人负事故次要责任。

  主体明确、责任清晰,杨平湖很快起草了一份民事起诉状,将出租车公司、毛某某和陈某某告上法庭。2010年11月17日,经法院审理,判决上述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各项损失152.9万元。

  这笔赔偿款对于李军一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但杨平湖深知,这次援助只是个开始,“李军在这次交通事故中一直在坚持治疗,后续医疗费的主张将是一场持久战。”

  正如杨平湖所预料到的,2013年1月,李军的母亲再次走进普陀区法律援助中心。巧合的是,这次依然是杨平湖受理的案子,不过被告对李军这几年的治疗费用与交通事故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存在异议。

  为了证明该后续医疗费与之前的交通事故存在因果关系,杨平湖申请了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后续医疗费的合理性和关联性进行司法鉴定。鉴定意见认为,李军因本次交通事故致特重型颅脑外伤后引发的继发性癫痫,与本次外伤存在关联性,抗癫痫治疗属于必需的后续医疗措施,其医疗费用属合理。

  2013年12月,法院判决被告赔偿李军后续医疗费等费用5.9万余元。

  此后,为了主张后续医疗费,李军家人平均每两年申请法律援助一次,其主张每次都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援助接力,

  为植物人延续生命

  2015年,因为工作需要,杨平湖被调出司法局,不再负责法律援助工作。在交接工作的时候,杨平湖专门找出李军的案卷与接任者进行详细对接。随后,杨平湖又与李军的家属通了电话,并作出承诺:“只要你们来,后续的援助一定会继续,不用担心。”

  “我又来申请法律援助了。”同年,接到李军母亲的申请,法援中心熟练地为其办理了受理手续,并指派汪昌法律师和援助工作者李超接力,给予了第三次援助。

  2017年,法援律师俞英超再次接力,为李军争取了7.5万余元,包括后续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和交通费。

  今年3月,李军母亲第五次走进法律援助中心,顾尚友律师接下了这根“接力棒”,迅速收集证据,一审胜诉,被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中双方达成和解,最终为李军争取了7万元赔偿款。

  记者从普陀区法律援助中心了解到,今后只要李军一家有需要,法律援助将继续“接力”,为李军延续生命。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