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人民调解 >  行业动态 正文
老门框卖了一万八 四个兄弟要来“沾福气” 长房拿出了174年前的分关文书

  “绍兴城里十万人,十庙百庵八桥亭,台门足足三千零。”在传统民居格局以台门为正统的绍兴,台门并不少见。一些收藏爱好者也“盯”上了这些古朴的台门,不惜出高价收购。今年6月中旬,嵊州市金庭镇一村民老李想卖掉老宅台门的石框,不料4个堂弟都要求“分一杯羹”,老李不同意。

  老李认为:这台门是自己一脉的,和4个堂弟无关;而弟弟们却认为:老祖宗的东西,没有依据证明属于谁,要卖掉,孙辈们都要“沾沾福气”。双方各执一词。最后,老李翻出一份174年前的“分关”(分家析产的文书),证明了台门的归属,加之调解员情理融合的调解,这才化解了这起纠纷。

  事件聚焦 

  一个石门框卖了1.8万, 几个兄弟都想分杯羹

  6月10日,老李所在的村庄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随着破旧危房拆除行动的开展,一些陌生人纷纷涌入村庄。在陌生人眼中,村里那些残破不堪的老房子,可都是值钱的宝贝。他们穿梭在老屋间,细细打量着每一幢老宅,最终在老李老宅前停住了。

  老李今年76岁,膝下有一个儿子,另有4个堂弟。李家算是大家族。据村干部介绍,李家老宅面积约500平方米,是老李祖上留下的,估摸着有200多年历史了,早就不住人了。

  “这个台门不错”,陌生人群中一位林姓女士说。林女士看中的这个台门高约5米、宽约2米,台门前的石阶隐匿在青草间,两边的石门框保存完好。林女士通过村里人找到老李,表示想要买这个台门的石门框。

  接到林女士电话后,老李匆匆从不远处赶来。经过一番商讨,最终以1.8万元成交。正当林女士准备付钱时,老李4个堂弟也闻讯赶来,他们表示:老祖宗的东西,自己也要分一份。

  原来,这幢老宅共有五个别院,老李高祖有五个儿子,各分一院。“我是长房一脉,要卖的石门框是长房别院的,与其他兄弟无关”,老李说。但弟弟们却认为,院子是长房的,但门是共用的,所以这石门框不是长房所有,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子孙都应“沾点福气”,不应由老李一人独享。

  老李的说法遭到了弟弟们的质疑,而如果按照弟弟们“沾沾福气”的说法,老李大家族如今已有200多人,这可怎么分。

  一旁的林女士一头雾水,这石门框到底还卖不卖了?

  “他们是见不得我好,不想让我卖!”老李一气之下,找来金庭司法所所长虞潇方主持公道。

  和事佬上阵 

  追根溯源:问出一份174年前的分关文书

  当天下午,虞潇方理清事情脉络后,在拆了一半的老宅周围转了一圈。“这都是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一定要卖吗?”虞潇方试探着问老李。

  “房子都要拆了,变成废石头就更不值钱了!”老李答到。

  因常年失修,这老房子早就摇摇欲坠了,周边村民也曾多次反应,这房子太危险了。维修成本大,又是危房,老李不得不放弃这间老宅。“10年前,有人给这门框出价4万元,我都没卖,这次房子不是要拆了嘛,只能卖了。”老李有些无奈。

  见老李主意已定,虞潇方另寻解决思路。“你祖上造这么大的房子,看来家境很不错嘛!”虞潇方试图了解老宅的来历。

  没想到,虞潇方这一问便打开了老李的话匣子。“我们五兄弟是五个分支延续下来的,我们有同一个高祖,这宅子也是高祖造的”,老李说。

  聊着聊着,突然,老李对虞潇方说“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便快步朝家走去。

  不一会儿,老李拿着几张破旧的纸回来。虞潇方仔细一看,居然是份“分关”,落款时间为“道光念伍年九月”,距今已有174年。

  只见,几张皱皱巴巴、泛黄的纸张上,沾了不少污渍,但小楷的毛笔字仍清晰可见。分关中,明确记载了长房、二房、三房、四房、幼房的分房情况,其中长房一页提到了争议台门的情况:“惇庸堂中堂臺門冠婚丧祭公用其馀不得混雜外園一個”。

  “这台门就是我家的,其他几家只是‘冠婚丧祭’时过一下而已。”老李趁热打铁。

  情理结合:有了分关,也不忘兄弟情

  那么,分关的内容,其他几位弟弟是否认可呢?

  “中国历来是长子为重,这份分关由大哥保存,也正常,是真的没错。”排行老二的弟弟说。但其余弟弟仍认为,房子总归是高祖造的,不应一人独吞。经验告诉虞潇方,这几位弟弟应该不是冲着钱来的,而是老祖宗的“福气”,所以都想分一杯羹。

  “那你们觉得每个人分多少合适呢?”虞潇方追问老李五兄弟。老李不情愿地将目光投向远方,几位弟弟则爽快地说,多少没关系,象征性地分一点就行。对于各位弟弟的表态,老李也表示同意。那这钱怎么分呢?

  粗粗一算,老李的大家族目前已有200多人,都参与进来,显然不现实。看到老李五兄弟都还健在,虞潇方灵机一动:就分到你们五兄弟这一辈吧!虞潇方的这个分配方案很快得到了兄弟五人的认可。

  “大哥家负担重,他孙媳妇马上又要生孩子了,我们每人分三百元,其余都给大哥吧。”排行老二的弟弟提议。“本来也不是冲着钱来了,三百就三百。”其他几个弟弟也表示同意。

  剑拔弩张的场面,突然变得一团和气。原本担心买卖成不了的林女士也松了一口气,付完钱,她高高兴兴地拉着石门框走了。这时,老李将分关小心翼翼地放进一个不知从哪儿找来的塑料包装袋,嘟囔着:这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我要好好保存嘞。

  话毕,五兄弟相视一笑。

  和事佬有话说 

  讲事实也谈感情

  中国古代,以家族群居为主,兄弟分家详情都会记在分关中,一旦纠纷发生,分关就是评判的依据。此案中,分关内容明确表明:所卖台门只能在“冠婚丧祭”时公用,平时不得混杂使用。如果调解员把4个弟弟完全和台门划清关系,肯定会伤了兄弟间的感情。表面上看,几个弟弟是为争夺卖石门框所得的钱而来;实际上,是他们对老宅有不舍之情。调解员正是看到了这一本质,才不拘泥于分关内容,情理结合,妥善分配了相关钱款,也保全了兄弟情,这就是调解的艺术和魅力所在。

  (本文所涉当事人除调解员外均为化名)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千里奔波为莓农撑腰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