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专题 >  特别策划 >  以案释法 >  典型案例 正文
手机卡都实名了,诈骗电话为何堂而皇之地打进来?
舟山检方批捕一个“黑卡”制造团伙 “码农”、手机卡商贩全涉案

  明明已经实施了手机号实名制,但为什么仍是各种推销、贷款、诈骗电话接连不断,公民个人信息泄露的背后,到底是哪些人在幕后操作?近日,舟山市定海区检察院对该市“黑卡”系列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的6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批准逮捕,并由此揭开了一个倒卖“黑卡”的产业链。该案也是舟山市首例电话卡领域侵犯公民信息案。

  “黑卡”的诞生

  今年4月14日,公安机关接到群众举报称,有人利用“黑卡”进行电信诈骗活动。公安机关遂根据电话号码倒查,顺藤摸瓜,发现此类诈骗电话卡不是开号本人在使用,而且这些电话卡主要集中在当地一通信运营商的几个代理商和员工名下办理。

  龚某便是其中的一个通信运营代理商,在舟山开有三家门店,主要出售手机和手机卡。庄某是龚某所在区域的业务经理。

  今年2月的一天,龚某在与庄某交谈时,庄某提到因完不成公司的销售指标而“压力山大”。于是,龚某把之前自己了解到的开卡渠道,告诉了庄某。

  对“黑卡”市场,庄某其实早有耳闻,得知龚某有开卡渠道后,他决定通过龚某来帮自己和同事完成销售指标。于是,每次有需要时,庄某就把需要开卡的工号和数量发给龚某,再由龚某把这些信息发给上家。上家向庄某提供的这些员工工号上传相应的公民个人信息后,庄某等人就可以根据信息完成开卡。

  而龚某当然也不是“义务帮忙”,他从上家以15元左右一套的价格买入,再以30元的价格卖给庄某,从中获利。从2月份到案发,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龚某和庄某交易的“黑卡”就近2000张,交易额达6.5万余元。激活后的手机卡,庄某大部分用于完成自己和同事的销售任务,有的还倒卖给了代理商。

  就这样,这些“黑卡”通过层层倒卖流入市场,成为骚扰电话、垃圾短信、推销电话等犯罪的工具。

  专业开卡人

  办理该案的员额检察官夏坚德介绍,手机号码实名制,本来可以有效地防范打击通讯信息诈骗等犯罪活动。但由于“黑卡”的存在,犯罪分子利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大量注册电话卡,再卖给下游的犯罪分子实施电信诈骗、暴力追债等犯罪活动,这对通讯诈骗的最终造成了极大的阻挠。在舟山,像龚某这样遍布大街小巷的通信营业厅代理商,通常就是这类“黑卡”最常见的制售者。为了完成通讯运营商下达的业务量,进而获取相应的奖励,他们宁愿铤而走险买卖“黑卡”。同时,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通信运营商的员工为了完成偏高的考核业绩,也不得不选择“刷单”。

  按照工业和信息化部规范电信服务的要求,个人到营业厅申请手机卡、办理新用户入网业务时,都需要提供身份证进行实名制认证,才能按照程序开始办理。那么,龚某上家的公民个人信息,又从何而来?

  随着案件的进一步深挖,以徐某为源头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逐渐浮出水面。

  26岁的徐某是安徽人,从2018年11月开始专做“开卡”业务。他先从网上购买了破解版的开卡软件,随后又从网上以3元每条的价格非法批量购买公民身份信息。若有人找他开卡,只需要提供一个通讯公司职工的工号,徐某通过破解版的开卡软件将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上传到该工号下,通讯运营商的员工就可以在自己工号下,轻松完成开卡。

  据徐某交代,他的客户除了龚某,还有黑某、欧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这些人遍布四川、舟山、杭州等省市。

  幕后“高手”

  破解版开卡软件为“黑卡”的诞生提供了技术上的源头,也成为整个“黑卡”产业链中最神秘的一环。这幕后“高手”又是谁呢?

  江苏人朱某,24岁,大学学的是网络管理专业,一直从事的也是帮人写代码做软件的工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码农”。去年9月,有人找他做通信运营商手机开卡软件的破解版,朱某就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摸索开发出了这款手机开卡软件的破解版。

  “正版的开卡软件必须是开卡人本人实名手持身份证开卡,而这个破解版软件可以跳过本人实名认证开卡流程,直接在电脑上批量上传公民个人信息的相关资料,做到虚假开卡。”朱某到案后交代。

  朱某的破解软件刚出炉,很快就有买家主动找上门来。今年2月,徐某的合伙人张某以4888元的价格从朱某处购得了此款软件,随后用于开“黑卡”业务。

  至此,该起层级分明、利益链条完整、网上网下相结合的刑事案件得以查清。

  “‘黑卡’背后是公民身份证信息的倒卖,一旦泛滥,带来的就是骚扰电话和电信诈骗屡禁不止。”夏坚德说。

  近日,定海区检察院以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对犯罪嫌疑人龚某、庄某、徐某、朱某、黑某等人依法依法批准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