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监狱戒毒 >  帮教故事 正文
监管民警毛卓云: 12年,用心温暖511名艾滋病在押人员

  毛卓云是宁波市看守所一名监管艾滋病在押人员的民警,2018年,他做了一件很大胆的事情: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将管教室搬到了监室旁边。妻子和同事都劝他别这么做,甚至连曾经的在押人员,如今在监狱服刑的郭佳乐(化名)也写信劝他:“你年纪也大了,还有两三年功夫就退休了,要注意身体,不要太执着了。”

  毛卓云没听劝,“和他们离得近一点,他们对我的信任就多一点”。到现在,他的管教室“入驻”监室已经1年了。监室里关押着二三十号人,有的才二十出头,有的已年过半百,有的自闭孤僻,有的暴躁易怒,但大家都服毛卓云,只要见不到他就趴在门口喊:“毛领导呢?毛领导呢?”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毛领导”扛下了宁波全市艾滋病在押人员的监管工作,一扛就是12年。截至目前,他已管理教育艾滋病在押人员511名。

  从对艾滋病一点不懂的门外汉,到如今“门儿清”,毛卓云摸索出了艾滋病在押人员管教工作“五心法”,这在全省公安系统中得到了推广,而他本人也荣获了“全省政法系统先进个人”“浙江省公安机关爱民模范”等称号。

  防护装备一次也没用过

  2007年初,宁波市看守所设立艾滋病监区,专门关押犯罪嫌疑人中的艾滋病患者。当时省里并没有先例,也无经验可借鉴,所领导正发愁找谁接手管理时,毛卓云主动请缨,“你给我6个月时间,管好了我继续,管不好你另请高明”。

  上任前,看守所给毛卓云买了防护装备,可以从牙齿“武装”到脚趾,但毛卓云坚决不穿,“艾滋病在押人员很敏感,只有‘零距离’接触,他们才会对你交心。”这些防护装备一次没用就进仓库积灰了。

  毛卓云不打“没有准备的仗”,他自学了大量艾滋病医学知识、特殊群体心理及心理疏导干预方法等,每一次谈话、心理疏导,他都将对方的反应、情绪等记录在册。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写了5大本十几万字的工作日记,还总结出了艾滋病在押人员管教工作“五心法”。

  靠着这套方法,毛卓云走进了艾滋病在押人员的心里,“慢慢地,他们不再有对抗情绪,还愿意主动跟我聊天了”。不过,危险依然随时出现。有一次,在押人员王强(化名)突然发狂,这个29岁的小伙子感染艾滋2年,曾因吸毒过量产生幻觉,在大街上持刀行凶,还刺伤了民警。在押期间,他的状态极不稳定,时不时攻击医生和管教民警。眼看他情绪崩溃,龇牙咧嘴想咬人,毛卓云上前一把抱住了他,轻抚他后背。王强安静了下来,并从此对毛卓云打开了心扉,也开始遵守看守所纪律。

  毛卓云的妻子徐爱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丈夫的“新工作”。某天,她在报纸上读到一则关于艾滋病监区的报道,里面写了一位“毛警官”的事迹,配图是毛卓云的背影照。徐爱英心里咯噔一下,回家在毛卓云那里得到确认后,第一反应就是劝他换岗,“这工作太危险了”。毛卓云将自己的工作心得和管教方法详细解说给妻子听,并再三保证会好好保护自己,徐爱英这才勉强同意。

  教认字还帮理发

  “毛领导是位好老师。”曾经的在押人员巴莫(化名)说,“我们没读过什么书,毛领导知道后,就给我们上课,教我们认字。”

  “有几个人连自己名字也不会写,对法律条文更是看也看不懂。做法盲怎么行呢?”毛卓云买来了纸笔,自制了识字卡片,在监室里讲课。

  那段时间,每到上午9点左右,巴莫和室友就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嘴里嘟囔着:“毛领导呢?今天还要检查作业、听写,他不会不来了吧?”而毛卓云来到监室门口的第一句话总是:“怎么样,身体都好吧,有没有不舒服的?”要是有人说不舒服,他就先用手背试一下体温。等确认大家身体都没事,他才开始上课。在看守所的那几个月,巴莫他们认识了几百个字,也明白了违法犯罪的后果。

  “做人就要有做人的样子,别总嬉皮笑脸。”毛卓云每月都给艾滋病在押人员理发,理发的同时也不忘教育一番。“毛领导最喜欢唠叨了。”在押人员虽这么说,但总是听着。即便离开了看守所,他们也愿意和毛卓云保持联系,“毛领导说了,有困难随时找他”。毛卓云还特地组建了一个名叫“关爱会”微信群,一有治疗艾滋病的新消息,他就转发到群里。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