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检察窗口 正文
聋哑妈妈精神病发作砍伤儿子 儿子选择原谅,买了双鞋去探望妈妈
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检察官和团委联手帮助特殊家庭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在温岭,却有一个妈妈向睡梦中的儿子举起了刀……事发后,孩子因及时救治捡回一命。他不但选择原谅妈妈,还因为对母爱的渴望,极力想留住妈妈,让妈妈重回自己身边。

  爱是伟大的,它不仅是父母之于孩子,也有孩子对父母的依恋。这种爱,甚至可以超越身体、精神所遭受的苦痛。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噩梦突然降临

  小涵(化名)是一个15岁男孩,性格腼腆,瘦瘦高高。作为一名聋哑人,上天无情地剥夺了他的听力和开口说话的能力,但谁能料到,还有一场磨难在等着他。

  去年1月22日晚上7点,小涵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进入了梦乡。突然,一阵剧痛袭来,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躺在血泊中。

  听到动静的小涵爸爸和隔壁邻居先后赶来,夺下行凶者手中的西瓜刀,赶紧送小涵到医院。经医生全力抢救,小涵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

  谁也想不到,对小涵行凶的人,竟是他的母亲王某。

  翻阅案卷,检察官不解地寻找答案。原来,小涵的母亲王某不仅是聋哑人,还患有精神病,案发时正值躁狂发作,所以才持刀将熟睡的亲生儿子砍成重伤。后经司法鉴定,王某患有情感性精神病,涉案时无刑事责任能力。

  检团联手帮扶

  案发后,王某被安排到康复医院治疗。小涵身体的伤痛虽渐渐痊愈,但多次在噩梦中惊醒,情绪低落。

  为了帮助小涵走出心理障碍,温岭市检察院未检部立即联合团市委青年工作者,带领心理医生、司法社工人员多次上门,为他制定心理评估疏导方案,缓解负面情绪。

  “记得第一次我们上门家访时,小涵有点怕生,远远地躲在角落里,不敢和我们接近。”心理专家陈老师回忆。但经过几次上门沟通交流,小涵内心的负面情绪得到了缓解,精神状态好转起来,性格也逐渐开朗。

  “现在每次看到我们来,他都很高兴,大老远地向我们跑过来,还开心地比划着,啊啊地喊着。”小涵的变化,让未检部检察官季晶晶很惊喜。

  “妈妈,我好想你”

  今年3月4日,温岭市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王某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已经达到犯罪程度,经法定程序鉴定为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依法判处对其实施强制医疗。

  虽然妈妈严重地伤害了他,但小涵依然舍不得妈妈。在一次心理疏导的过程中,小涵告诉检察官,他虽然不大明白妈妈为什么会伤害自己,但妈妈离开后,他非常想念。

  小涵爸爸也几次找到承办检察官,表示以后会严格看管住王某,不让意外再重演,希望能她能早点回家。

  在后来与王某的接触中,检察官能明显地感受到她对小涵的疼爱。没有病发的时候,她会热情地挽着检察官的胳膊聊家常,每当谈到儿子时都会眼睛发红泛起泪花。

  见不到妈妈的小涵,找到了另外一种和妈妈沟通的方式。在小涵家,检察官看到好几个写上了字的纸盒:

  “妈妈,我想你了。”

  “妈妈,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呀?”

  “我妈妈是一个哑巴,太可怜,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请你们尽快放我妈妈回家吧。”

  ……

  “就算那天小涵经历了一场梦魇,但是内心对亲情的渴望,对妈妈的爱,还是深深地打动了我们。”检察官助理江建动容地说。

  按照王某的情况,只有经鉴定治愈之后,才可以解除强制医疗,否则很可能再次给小涵和他人带来伤害。但考虑到小涵对妈妈的思念,经多方协调,小涵终于获得定期到康复医院看望妈妈的机会。

  去看望妈妈那天,小涵在爸爸的陪同下,将自己亲手为妈妈挑选的一双黑色布鞋放在她的床头。这双鞋,他想了很久,也挑了很久,他希望这件礼物能帮着妈妈快点好起来。这样,她就能早点回家了。

  温暖受伤的你

  小涵的父母在温岭靠捡垃圾、回收废品为生,收入微薄。小涵和母亲都是聋哑人,一家三口租住在一间价格低廉又即将拆除的破房子里。小涵被砍伤后,治疗又花去了大笔费用。为解决这个家庭生活上的困难,温岭市检察院启动了国家司法救助程序,为小涵申请了1.5万元的司法救助金,并积极联系愿意接纳小涵的特殊学校。

  为了更好地帮助像小涵这样的涉案未成年人,今年3月18日,温岭市检察院联合温岭团市委,在省内率先成立青少年司法社会服务中心。该中心也是最高检联合团中央确定的首批40家“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社会支持体系建设单位”,已有社工、律师、心理等专业团队入驻,能够为涉罪和受侵害未成年人提供全方位的社会帮扶。

  “有了青少年司法社会服务中心的强大支持,我们对小涵的帮助会继续下去。”为小涵争取到司法救助的案管部检察官金咏梅说。看着小涵露出笑容的那一刻,检察官们觉得,之前的辛苦付出和所有努力都值得。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