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人民调解 >  行业动态 正文
出国打工回国身亡 家属跨省要说法 人民调解员用“硬核”实力诠释调解艺术   

  2018年底,50岁的四川人老许登上了远赴非洲喀麦隆的飞机。

  一名老乡给他介绍了一份在非洲某矿业公司的工作,老板是中国人,包吃住、包机票,一年还有10万元的收入。可是干了不到一个月,老许觉得力不从心,辞工回国。就在回家后不久,他的身体出现各种不适,甚至产生了意识障碍。最终,老许没能如愿迎接新年的到来,撒手人寰。

  这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父亲病得如此重,走得如此急,是否和在非洲的工作有关?老许的家人辗转千里,来到杭州萧山瓜沥镇讨要说法。

  事件聚焦 

  出国打工 不料生离死别

  去非洲打工,是老许一家人慎重商量的决定。

  虽然离家万里,工作生活的环境也比较艰苦,但想着能赚到比老家高出不少的收入,老许还是动了心。80多岁的老母亲和妻子女儿都担心他的身体,但老许对这份工作还是有期待的,想着再咬牙干几年,家里的境况好一些,他也就能享福了。

  老许从事的,是放炮和钻孔的工作。工作强度大,身边的同事很多都比他年轻不少。为了能多赚点奖金回国,同事们一个个都很拼。可是老许毕竟上了年纪,离家又如此之远,不到一个月,他就产生了回国的念头。

  企业在非洲这边的管理人员考虑老许的实际情况,同意和他解除劳动合同,并结算清了工资。老许也当面作出承诺,之后自己产生健康、医疗等问题,均与公司无关,不会再以任何理由要求公司支付其他费用。

  2018年12月30日,回家不久的老许出现了口齿不清、神志模糊的状况。家人立即把他送到医院,但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悲痛欲绝的家属,坚信老许的突然死亡与其前往非洲工作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这家矿业公司远在非洲,但公司老板就在国内,于是,老许的家人通过当时介绍工作的四川老乡,辗转打听到了公司老板的家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瓜沥镇。

  热心老乡打听到了老板家里,要求给个说法。老板找到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又因为这起纠纷疑难、复杂,村人民调解委员会邀请了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一同调解。

  和事佬上阵 

  第一招:调解“准备会” 梳理法律关系

  瓜沥镇人民调解委员会派出了具有丰富调解经验的调解员童世创,作为这起纠纷的主要调解人。同时,调委会还专门针对这起纠纷,开了个“准备会”。大家对这个案子的特殊性,展开谈论。

  有司法所工作人员提出:“企业在国外,老板在国内,我们调委会是否有资格对这起纠纷进行调解?这关系到调解时法律适用,以及将来达成的调解协议的效力问题。”调解员们对此做了一番功课。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的规定,当事人一方或双方是外国公民、外国法人的,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关系。

  喀麦隆某矿业有限公司注册地为喀麦隆杜阿拉(杜阿拉是喀麦隆最大的城市,是该国利托拉省的省会),所以可以判断为涉外民事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十一条明确,“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适用经常居所地法律。”老许是四川人,生于原籍,长于原籍,无外地居住史,由此可判断其民事权利能力,适用中国法律。虽然喀麦隆某矿业有限公司注册地、主营业地均为国外。但这起纠纷中,只要有一方适用中国法律,这事儿就有眉目了!

  第二招:以心换心 以情动人

  明确定性,调解员们立即开始收集资料,了解案情。

  “我爸爸去世前的病症,与埃博拉病毒感染者非常相似,潜伏期时间也吻合。我从报纸上看到,目前埃博拉病毒在非洲横行,我爸爸很有可能是得了这个病去世的。”

  家属提出的疑惑,引起了调解员的高度重视。他通过公司方找到了企业在喀麦隆的负责人。

  “如果真的是埃博拉病毒,事关重大,谁都不能掉以轻心。我们了解到,目前该公司在非洲的工作人员,没有出现一例类似症状。有曾经的同事突然去世的消息传到非洲后,他们又组织了一次全员体检,也没有发现病毒携带者。”

  童世创告诉记者,死者去世前的就诊记录显示,医院是按照疟疾进行的治疗。为了明确死亡原因,他建议尸检,但遭到了家属的拒绝。“出于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对尸检总是有排斥的。这也在意料之中。”

  在充分调查了解的基础上,调解员决定从人道主义补偿的角度,来确定调解思路,并且制定了周密的调解方案。

  光是这样,还不够。

  正式调解开始之前,瓜沥司法所所长吴健鹰和调解员童世创多次与企业主交流,让他亲自出面和家属沟通,以表达解决纠纷的诚意。

  “人民调解的前提,是双方自愿。”吴健鹰说,“开始的沟通中,我们能感觉到家属对我们的不信任。换位思考,这也好理解。事实上,我们也很希望能妥善处理好这起纠纷,既为受害者争取权益,又维护好社会稳定。”

  “我们反复向企业主强调,态度一定不能强硬,可以主动提出承担他们的食宿。不管双方的诉求差距有多大,至少让对方先看到企业的诚意。”童世创告诉记者,这是他多年调解的经验。

  第三招:权衡利弊 换位思考

  果不其然,做足了准备工作之后的调解现场,并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

  家属代表和企业代表争议的焦点,很快集中到了“是不是感染埃博拉病毒”“能不能认定工伤”的问题上。

  调解员向家属解释,调解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死者是否感染埃博拉病毒,在不进行尸检、没有医学方面证据支持的前提下,谁也不敢妄下论断。另外,传染病并不在职业病的名录当中。所以,主张工伤赔偿,在法律上很难成立。

  “当然,如果调解结果你们不能接受,也完全可以考虑诉讼。可是目前来看,确实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让公司方承担责任。而且企业远在非洲,请律师花销大不说,长途来回奔波的人力物力财力是否吃得消?”

  在家属代表斟酌考虑的档口,调解员又赶紧做公司方的工作,希望公司方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死者家属失去家庭顶梁柱和精神支柱的艰难情况,积极给予抚慰。“你们公司员工也不少,大家都会关注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你们积极的态度,也能让远在非洲的同胞感受到公司的温暖,踏踏实实工作。”

  经过调解员的不懈努力,双方终于平息怨气,签署调解协议书。企业代表当场支付了30万元人道主义补偿。

  和事佬有话说 

  调解的“艺术”

  在看似“和风细雨”的劝说中化解即将涌来的“狂风暴雨”,使得民事纠纷无需对簿公堂,这正是人民调解的魅力所在。

  “不打无准备之仗。先创造一个好的基调,对于矛盾纠纷的顺利解决至关重要。”采访过程中,调解员童世创的这句话让记者印象颇深。

  这起纠纷调处的始终,很好地体现了人民调解的“艺术性”。现场调解开始之前,调解员已经做了大量工作,不仅与双方充分沟通,倾听诉求,还从法律依据到相似判例,再到考虑各种可能性的调解方案,“案头功课”非常到位;矛盾双方也在调解员的撮合之下,有了理性的沟通,让最终的现场调解得以直奔主题,使纠纷在短时间内圆满化解。

  (文中当事人除调解员和司法所工作人员外均为化名)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