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司法鉴定 >  行业动态 正文
失散20多年后 亲姐妹因为做美甲相遇
几根头发丝见证了这段奇妙的缘分

  “我们这么投缘,我又比你大,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妹了!”谁能想到,曾经的一句玩笑话,如今却成了真。

  “缘分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呢。”把手中的亲子鉴定报告书看了一遍又一遍,阿云的声音里都带着笑……

  美甲店里 遇到一个跟自己很像的小妹

  阿云的故事还得从20多年前说起。

  那个时候,阿云刚刚读小学,妈妈又生了个女儿,家里的日子越发艰难了。后来,一家人几乎无法维护生计,无奈之下,只能将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儿送给了别人抚养。

  “好像是在一条船上,一个中年女人抱走了妹妹。”提起这个妹妹,阿云还清晰记得当年的情景,“送走妹妹的那个夜晚,妈妈哭了很久,后来身体更差了。”

  也许是出于愧疚,事后,家里谁也不愿意提起这个被送走的小女儿。后来,随着生活渐渐好转,一家人才开始打听小女儿的下落,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然而,这场寻亲并不顺利,阿云的妹妹始终杳无音讯。

  20多年过去了,父母的年纪大了,阿云有了自己的家庭,但那个送走的妹妹却成了一家人心底的“伤”。

  这天,阿云的心情很不好,赌着气来到一家美甲店做美甲。美甲店不大,店主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叫小语。虽然是第一次见面,阿云却觉得很亲切,就跟小语攀谈了起来。

  两个人聊得很投缘,后来还经常一起约着逛街、吃饭。

  一次,阿云给小语看一张照片,笑着说,“看着你的照片,就跟我在自拍似的。”

  原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小语却附和了一句:“我们店员都说咱俩长得像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小语的回答让阿云心中咯噔一下,“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心中有了疑惑,阿云开始有意识地打听小语的情况,结果发现,两人有很多相似点:比如一喝酒就脸红,比如身形相似,骨架都偏小,还都有一双肉手……

  “你不会真的是我妹妹吧?”对于阿云的试探,小语却不在意,“世上相像的人那么多,总不会都有血缘关系吧……”

  听了小语的话,阿云也觉得自己太敏感了,但不自觉地对小语更加亲近了,“我不管,反正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妹了!”

  几根头发丝

  牵出一段血缘亲情

  不过,那天晚上,阿云还是失眠了!

  “和小语相处的每一个细节,就像放电影般在自己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阿云不断地告诉自己,是自己想太多,但心里始终放不下。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最后还是下定决心拨通了一个电话:“妈,我遇到了一个和我长得特别像的小妹……”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才传来母亲有些颤抖的声音:“她多大了?住在哪里?有照片吗?”

  听到母亲一连串的问题,阿云却平静了不少,开始耐心地讲述自己了解到的所有情况。

  在一点点的讲述中,电话那头的母亲也渐渐冷静下来,“她小时候被烫伤过,你看看她手上有没有这个疤。”后来,阿云在小语的手上果然找到了一个伤疤。

  眼看着真相就在眼前,阿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跟小语说明了情况,希望她跟自己一起去做个DNA鉴定。

  可是,这一次小语拒绝了。在小语的记忆中,自己从小生活在如今这个家,父母对她特别宠爱,从没有听说过抱养一事,所以坚信这一切只是巧合。

  “难道真的是我猜错了?这些都只是巧合?”看到小语这么坚决的态度,阿云也开始怀疑自己,却又不甘心。

  “万一是呢?我们找了这么久……”即便希望渺茫,阿云还是找到了小语,告诉她这些年家人的寻亲经历,以及心中的那份愧疚……听着阿云的故事,善良的小语终于松了口。

  后来,在阿云的陪同下,小语和阿云妈妈先后来到迪安鉴定,各自采集了几根头发样本,申请亲子鉴定。

  “我们长得很像,还有那么多相同点,一定是亲姐妹。”也许是为了给自己打气,阿云一再强调道。可是听到她的话,负责这次鉴定的鉴定专家却乐了,“并不是说长得像就一定有血缘关系;也不能说长得不像,就没有血缘关系。”

  几天之后,鉴定专家通过实验从两份头发样本中提取DNA。最终经过数据比对,确定两人是生物学上的母女关系。

  头发鉴定有讲究

  20多年后终圆寻亲梦

  可能是期待了太久,也可能是失败太多次,得知这个鉴定结果后,阿云的妈妈反而有些犹豫,“这个结果准确吗?我听说,血液鉴定更准确,我们要不要重新再鉴定一次?”

  “随着遗传学技术的发展,亲子鉴定的准确率几近百分之百。” 鉴定专家解释说,DNA一般存在于细胞的细胞核中。因此,所有的人体有核细胞的都可以用来做DNA鉴定。也就是说,除了常规用来做鉴定的血液样本,人体其他细胞,比如皮肤、组织、器官、骨骼、牙齿、精液等,甚至是用过的牙刷、嚼过的口香糖、香烟的烟蒂部分,从手指上剪下来的指甲,都可以用来做DNA鉴定,当然也不存在用血液样本做的准确,用别的部位的样本不准确的情况,只是不同样本提取出DNA的成功率不同。

  “以头发为例,电视剧中常常出现从枕头上找头发来鉴定的情节大多不靠谱。事实上,用这样的方式得到的头发是不合格的样本。”鉴定专家解释说,一般做亲子鉴定的头发必须是拔下来、根部连着毛囊的。

  鉴定专家还提醒,用头发进行亲子鉴定适用于5岁以上人群,5岁以下的孩子最好是用口腔拭子、血液样本等其他样本。

  确定了鉴定结果的准确性后,阿云和父母把鉴定报告书看了一遍又一遍,却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小语,“她现在生活得很幸福,我们不想打扰她的生活,知道她过得好就好了……”

  鉴定人说:

  亲子鉴定在社会上的应用越来越广,在刑事案件方面的作用尤其重要:例如强奸致孕,需要确定犯罪嫌疑人;无名尸体或骸骨,需要确定身份;对拐卖的儿童进行的亲子鉴定等。同时,在民事案件上,亲子鉴定的作用也越加突出:例如非婚生子女的血缘鉴定;失散子女的血缘鉴定;试管婴儿的血缘鉴定等。

  但是,由于亲子鉴定往往跟一个家庭的命运息息相关,因而一定要慎重斟酌,否则很可能会造成家庭内部的信任危机,不利于家庭和睦。即便是要做,也要选择有鉴定资质的机构。

  (本文所涉当事人均为化名)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