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人民调解 >  行业动态 正文
83本“调解日记”见证仓前发展路

  60后沈桂良和郑小妹、70后陈明亮,这3位资深人民调解员围坐着讨论调解事项,说到兴起时,站起又坐下……记者近日看到的这一幕,是杭州市余杭区仓前街道太炎社区老沈调解工作室里的寻常一幕。

  除了互相探讨调解技巧、商量调解方法,3位调解员还都有写调解日记的习惯。最早的调解日记写于1992年,这些年来,他们已经写满了83本日记本。“从争田地、打群架,到拆迁矛盾、网络纠纷,仓前的社会转型发展,既体现在拔地而起的高楼上,也体现在我们这一本本调解日记里。”调解员们感概地说。

  拆迁矛盾巧心解

  “户主老余,55岁,两任前妻户口均在,都要求分拆迁款……”2018年4月15日,沈桂良在日记中写到。自从仓前大拆迁以来,沈桂良遇到过不少复杂情况,这一件不是法律上最难的,却是情理上最难的。

  老余的家位于仓前高铁新城规划板块,是个三层三间的楼房。多年前,老余和第一任妻子离婚,一个人带着儿子和老母亲,省吃俭用地盖了这幢房子。之后,老余又娶了个外省媳妇,安稳日子没过几年,又掰了。这以后,老余独自抚养儿子、赡养老母亲,日子过得很拮据。

  “盖房子时,2个前妻没出一分钱,现在房子要拆迁了,她们却都要分钱。我该怎么办?”心如乱麻的老余找到沈桂良求助。

  于是,沈桂良把老余的两任前妻约到仓前街道办事处来碰面交流。两个女子的诉求很明确,不仅拆迁款要分,连安置房也要。她们态度坚决,还不时哭诉,沈桂良心里明白,这两人是抱团了。

  户口本上有她俩的名字,老余又坚决不同意分钱给她们,事情仿佛陷入了死胡同。一次偶然,沈桂良听到老余儿子抱怨:“我读大学、结婚,她从没管过,现在反而要来分钱。”“让孩子出马!”沈桂良顿时兴奋起来。

果然,在孩子的一番劝说下,老余的第一任妻子动摇了。她不仅同意只拿安置房,而且还帮着一起劝说老余的第二任妻子。原本同一战线的“盟友”倒戈了,老余的第二任妻子唠叨几句后,很快也败下阵了。

  最终,2个前妻都同意只拿拆迁房、不分拆迁款,老余家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搬迁。

  老余家拆迁的故事,仅是仓前大拆迁的一个缩影。沈桂良告诉记者,自从仓前大发展以来,拆迁面积1.5万多亩、拆迁3700多户,没有出现过一例强拆事件。

  网络纠纷网上解

  “回访确认:福建田女士3000元培训费已退。2019年1月3日”“山西李先生网购宝马车,10000元定金已退回。2019年1月9日”……陈明亮最新的调解日记,大多与网络调解有关。

  随着未来科技城、梦想小镇的入驻,仓前的互联网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目前仓前街道登记在册的互联网企业共有2000多家。陈明亮向记者介绍,这些多是中小微企业,组织构建和法务等都不健全,矛盾纠纷也较多,为了妥善解决这些纠纷,仓前街道将人民调解搬到了线上。2018年10月,“矛调在线”在仓前街道开始试点,陈明亮主要负责线上矛盾调解。

  “矛调在线”是个一站式矛盾纠纷化解的互联网平台,调解员可以根据纠纷类型,整合街道、社区、律师等多方资源进行联调联动。

  去年底,福建的田女士报名参加梦想小镇某公司的网上开店学习培训课。网上上课没几天后,田女士发现课程实际质量与宣传不符,且无承诺的一对一指导,认为存在欺诈消费,要求退款。陈明亮受指派处理此事。他与那家公司进行多次协商、沟通,耐心居中调解,最后公司同意退回田女士学习培训费3000元。“你们网上调解又快又有效,当事人不用去现场就可以圆满解决纠纷,太棒了!”事后,田女士特地打来感谢电话。

  “这些矛盾看似不大,却关系着仓前互联网企业的口碑。”陈明亮说,“这些企业办好了,仓前经济就好了;仓前经济好了,仓前人民的生活就更幸福了!”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