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公证服务 >  行业动态 正文
公证40年:以服务和创新见证历史和未来

  “希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参与到公证事业中来,为新时代公证职能作用发挥提供更多的智力和人才保障。”浙江省公证协会秘书长葛建强说,他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全省新一批公证员职前培训做着准备工作。

  葛建强原来是杭州市国立公证处主任。从业经历超过35年的他,在2017年完成了身份的转变,从一名公证从业人员变成了一名行业管理者。作为我省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公证员,他见证了我省公证行业从“深藏闺中”不为人识到成为服务百姓重要窗口的转变;作为公证机构的负责人,他参与了浙江公证的众多“第一次”;作为行业管理者,他协助主管部门引导广大公证机构主动创新,为新时期社会经济深化变革助力。

  改革开放40年,是经济社会飞速发展的40年,也是公证事业大步向前的黄金年代。截至目前,我省共有公证机构92家、公证员500余名,业务覆盖家事公证、房产公证、金融公证、知识产权公证等十几个服务领域,去年全年办理公证事项超过80万件。

  在葛建强这样的一代代浙江公证人身上,以及他们办理的一件件公证事项中,我们探寻到了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百姓经济生活及思想观念等方面发生的变化,也从中感受到我国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 

  从法院搬出来

  现在提起公证,人们就会联想到遗产继承、房屋买卖、出国留学或移民、车牌竞买摇号公证等。然而,在三四十年前,公证处为老百姓办理的业务大多是涉外婚姻公证、收养公证、死亡公证等。

  在当时的经济社会发展条件下,国内公证业务几乎停滞,公证机构设置也少,使得公证机构“深藏闺中”不为人知。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刚到公证处工作,当时的办公场所设在杭州市中级法院里面。大多数老百姓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办公证,哪怕知道是在法院里,也不愿意来办,深怕别人以为自己惹上了官司。”葛建强回忆说。

 

杭州市公证处(现杭州国立公证处)旧址.jpg


  直到1980年2月,司法部发出了《关于逐步恢复国内公证业务的通知》,要求在继续办好涉外公证的同时,积极开展国内公证业务,首先开展收养、遗嘱、委托、赠与等几项主要公证事项。随后,司法部又对公证机关的建制和设置问题作了部署,要求在直辖市、市、县设立公证处。

  于是,全省各地陆续新成立了一批公证机构。1984年,杭州市公证处(现杭州市国立公证处)也正式从杭州中级法院搬迁至小车桥2号,成为服务百姓的窗口单位。
   
  见证许多“第一次”

  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了许多新事物、新现象。1993年9月,我省迎来了首次上市公司股票发行,浙江省公证处(现杭州市东方公证处)对认购证摇号过程进行了现场监督公证。对于公证机构来说,这也是第一次。

  受限于技术手段,当时的摇号过程并不轻松。由于不少认购者资格不符,被复查后他们手中的认购号就作废了,造成了原本连续的认购证号中间出现了许多无规则的缺号。“每一轮摇号都会产生数百个中签号,但因为有缺号,导致每摇一次都会有无效的中签票,需要在下一轮摇号中进行补摇。”当时参与摇号监督的公证员陈明尊回忆说,为了确保中签号“一个不能多,一个也不能少”,公证员除了要监督整个摇号过程,还要参与每一轮摇号结果的演算。

浙江省公证处(现杭州市东方公证处),为我省首个上市公司的股票发行提供摇号公证.jpg



  当摇号进行到第六轮时,公证处计算后认为少了2张认购证,需要再摇出2个号。但是现场的专业计算组和发行团工作人员计算后,分别认为少了5个和3个号。3种不同的结果,导致后面摇号流程无法进行下去。由于摇号过程是电视现场直播,不能随意拖延和推迟,而此前的摇号预推演中,公证处的“区间分类统计法”速度最快,准确率也较高,发行团权衡后决定择优采用公证处的结果再摇出2个中签号。直播结束后,发行团对摇号结果进行验算,确定了结果准确无误。我省首次上市公司股票发行圆满完成。

  得益于公证机构在基层的广泛设置,公证在服务当时农村发展方面也起到了很大作用,并办理了一些特殊公证。长兴农村的“赊销”公证就是其中之一。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长兴农村,家禽养殖大户可以不付钱就把饲料先运回家使用。在长兴县饲料公司相关负责人看来,这种“赊销”能办成,还得感谢公证处。

  那时长兴县饲料公司刚建立不久,农民也还不大相信饲料的作用。公司打算向饲养专业户赊销饲料,又怕饲料款收不回来,为此,相关负责人来到公证处寻求帮助,公证员当即表示可以提供法律服务。在商谈赊销合同公证细节时,公证员又提醒说,对饲料款归还缺少保证的,可以由赊购方请有经济实力的单位进行担保。在公证处的帮助下,饲料公司与养殖大户签订了180份赊销合同,既提高了企业的经济效益,又推动了养殖业的发展。

  为持续创新助力

  进入21世纪,互联网技术兴起,互联网与经济社会各个领域的融合发展推动着社会不断深化变革。要持续创新,就必须构建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公证因为具有证明事实、固定证据、预防纠纷、减少争议、化解矛盾的独特职能优势,已经成为我省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利器。

  杭州市国立公证处曾经凭借一纸公证书,为一家公司成功维权。前来申请办证的是A公司,早先曾授权B公司在1年内独占许可使用其商标。但后来授权已过期,B公司仍在销售其商品并使用其商标。多次制止无果后,A公司向公证处申请对B公司的销售店铺、店铺外挂商标以及内部摆放商品进行证据保全。证据在手,最终A公司与B公司达成和解。

  宁波永欣公证处则运用“互联网+”思维,创建了以公证处为主导的知识产权保护平台。针对当前互联网企业电子存证实务中存在侵权数量庞大、侵权行为时效性强、异地取证难等难点,今年8月,宁波永欣公证处携手阿里集团构建“阿里巴巴原创保护平台”,让在淘宝天猫首发的原创手稿和商品图,经过原创性审核后就能获得阿里巴巴联合宁波永欣公证处颁发的唯一“出生证”,破解原创商家创作难、抄袭易、确权维权成本高的难题。

1121212.jpg



  类似的案例在浙江还有很多。经统计,自2013年以来,全省已办理知识产权保护公证6.4万余件,覆盖知识产权创造设立、运用流转、权利救济、纠纷解决、域外保护等各个环节。目前,全省已有30余家公证机构用上了在线存证平台,为当事人的电子证据提供更安全更有法律效力的证据存储手段。今年4月26日第18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全国首个省级公证网络存证服务平台——“智慧浙里存”正式上线,浙江知识产权保护再添新利器。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