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司法鉴定 正文
“集体照上的就是我们啊”
55年过去了,怎么证明呢?

  14位老人要自证身份

  故事得追溯到1958年,那时的夏岩田还是国营温州焦化厂的一名工人。

  当年,温州焦化厂响应当地政府号召,抽调50名工人进深山伐木。因为任务艰巨,这50人可不一般,全是从厂里精挑细选出来的优秀骨干,能够进入这个团队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年轻的夏岩田就是其中一员。

  不过,受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温州焦化厂3年后停工,农业生产急需人力恢复,这50名工人被精减退回农村,重新当起了农民,这一干就是一辈子。

  5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壮小伙都老了,原先的50人也只剩下14人,各自在村里过着平静的晚年生活。直到2011年,浙江省下发了一个文件,对于上世纪60年代的部分精减退职人员给予每个月500元的生活困难补助。听到这个消息,夏岩田和工友们都非常开心。

  可是,想要领取这份生活补助,老人们遇到了难题:人力社保部门需要证明他们曾经是焦化厂的工人。

  这原本非常简单,当年的人事档案,甚至是温州焦化厂发放的工作服、茶杯、钢笔等任一“老物件”都可以作为证据。然而,不巧的是,时过境迁,老人们的档案已无从考证,那些“老物件”也因一场洪水被销毁殆尽。

  老人们不甘心,四处找相关部门,3年的时间,该跑的跑了,该问的也问了,但就是没能开出这个证明。

  一张旧照片是唯一证据

  又一次无功而返后,老人们决定聚一下商议商议。说是商议,现场却好一阵沉默,个个抽着闷烟,眉头紧锁,气氛很是压抑。

  “大家再好好想想还有没有其他办法?”不知是谁率先打破沉默,现场才活络起来,有人提议回家再找找证据。此时,一个叫王洪康的老人突然想起来,自家墙上挂着一张泛黄的照片,“那可不就是一份证据吗?”

  那是1959年50人完成任务后被评为劳动模范后留下的一张合影。照片上还能清晰看出“地方国营温州焦化厂职工”几个字样,上面50个年轻人都穿着统一的工作服。“你看,这是我年轻的时候。”“我在这里……”看到照片后,刚刚还一脸愁绪的老人们一下子来了精神,纷纷围着照片找起自己来,似乎又回到了年轻时的峥嵘岁月。

  可是,这份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人力社保部门认为,照片上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与现在七八十岁的老人是不是同一个人,很难作出正确判断。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老人们的样子变化实在太大,更何况照片存在一定程度的损坏,有的地方还出现了蹭擦的痕迹。

  “我明明就是照片上的人,我还需要怎么证明呢?”老人们心里犯难了。而且,这张旧照片,是他们手里唯一的证据了。

  好在经过多方求助,老人们终于找到了办法——司法鉴定。因为很少出村子,老人们不会说普通话,夏岩田找到了当初知青下乡时的徒弟金杨琮,委托他帮忙申请司法鉴定。

  2013年12月,金杨琮带着14位老人的希望,找到了浙江汉博司法鉴定中心的声像鉴定专家薛建国。

  鉴定专家不负重托

  看到照片的第一眼,即便是身经百战的薛建国心里也没底。

  “这个检材初步看上去质量比较差,有些地方都已经蹭擦了,照片上人的相貌从肉眼上很难鉴别。”薛建国说,自己从事司法鉴定这么多年,也很少碰到“年纪”这么大的照片,而且照片还是一张集体大合照,上面的人像本身就比较小,更何况还有比较严重的破损,无疑给鉴定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果不其然,在着手鉴定的第一步,专家们就遇到了麻烦。

  “拿来的照片放在镜框里,因为时间太久了,照片已经粘在镜面上,根本拿不下来。如果硬撕下来,只会加重照片的破损程度。” 无奈之下,鉴定专家们只能隔着一层玻璃进行拍照取材,为了解决反光的问题,还在镜头上加了一个偏振镜。

  老人们送来了14张最近拍的大头照,作为比对样本。

  翻拍出来的集体黑白照上,可以辨认出50张年轻面孔,但整体比较模糊,比对着14张彩色大头照,要从集体照中找出谁是谁,想想都难。

  专家们将翻拍的照片进行放大,再对放大后的模糊图像进行特殊处理,随后,一个个相对清晰的人像轮廓就呈现出来了。

  “接下来就是找关键的特征点。”薛建国介绍说,人像特征包括整体特征、局部特征和细节特征,特征价值有高有低。一般来说,细节特征检出率高,如痦、痣、瘤、斑、麻点等,以及人体因外伤、疾病或认为性质形成的文身、疤痕、残疾等特殊标记特征等。

  不过,这在这张旧照片上显然行不通。因为照片本身是黑白色,加上多年的蹭蹭刮刮,上面早已布满了斑斑点点,想要从中找到谁的脸上有痣、谁的脸上有麻点,几乎不可能。

  于是,专家们根据老人们的指定,进行“一对一”比对,这才从中发现蛛丝马迹。

  “这个眉形、眼间距是不是一样?还有脸部轮廓、双耳、嘴型都有明显的相似特征……”在专家们的眼中,这14位老人的人像比对效果慢慢显现出来,不难发现这其中有很多相似之处。而且,让专家们有信心的是,无论年纪怎么增长,人脸的五官比例基本不会改变。

  不过,比对过程并不顺利,有的人像破损严重,有的人像变化太大,专家们花了半个多月时间,才将14位老人全部比对完成。

  期间,老人们几乎一周一个电话,催问:“有没有鉴定出来?”

  结果不负众望,经过专家鉴定,金杨琮送来的14张老人大头照正是集体照上的其中14人。那天,夏岩田和工友们特别开心,一直焦虑不安的心终于落了地。

  圆满的结局:

  有了专业的鉴定报告,人力社保部门也有了发放补贴的依据。

  2014年1月,14位老人拿到了第一笔补贴,而且从2011年政策实施起的3年补贴也全部予以补发,老人们都高兴坏了。

  为了庆祝并记录下这一难忘的时刻,时隔55年,老人们再次聚在一起拍了张合影。

  鉴定人说:

  人脸图像是最直观的案件线索,嫌疑人的人脸图像相比其他特征如指纹、DNA、脚印、虹膜等更直观,也更容易让普通人简单辨别,因此人脸图像也是案件中应用最广泛的线索和证据。

  人像鉴定是通过分析鉴定对象的头型,脸面轮廊形状,五官位置、形状、大小和相互关系以及头面部生理缺陷(如疤痕、黑痣)等特征,判断鉴定对象之间是否存在同一关系。人像鉴定广泛运用在刑侦案件中,是侦查活动中进行个人识别的重要手段,其鉴定结论是重要的诉讼证据。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