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普法课堂 >  以案说法 正文
小伙酒精中毒死亡,同席者称死者是自己狂饮 谁该为逝去的生命负责?

  去年2月,王女士接到了一个噩耗:儿子小李没了。而且,儿子的死因更令她心痛——小李是酒精中毒死亡。当时,小李和几名同事聚餐,喝了不少酒。睡了一觉,人就没了。

  中年丧子,王女士实在难以接受,于是,她将儿子的几个老乡都告上了法庭。近日,温岭市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23岁小伙酒精中毒死亡

  法庭上,三名被告陈某、郭某和闻某都是小李的同事。

  原告王女士起诉称,去年2月15日晚,儿子小李与三名被告下班后相约去吃夜宵,期间小李喝了不少酒,酒后出现呕吐、砸东西等情况。当晚,四人一起住在被告陈某的租住房。第二日,小李出现异样,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小李的哥哥得知弟弟死亡后,马上报了警。经鉴定,小李血液里的酒精浓度为433mg/100ml,已达到成人中毒致死浓度,小李的死亡原因为酒精中毒。

  王女士认为,小李和三名被告一起聚餐,席间喝酒,之后死亡,三名被告对此应承担一定责任,故要求被告共同赔偿各项费用30余万元。

  同事称已尽照顾义务

  对于一起吃夜宵、留宿陈某租住处以及小李死亡的事实,三名被告均没有异议。但他们认为,小李醉酒后,他们已尽了照顾义务,因此均不同意赔偿原告诉称的损失。

  陈某说,当晚,他们三人虽和小李一同吃夜宵,但并没有长时间共同饮酒。其中郭某因酒精过敏未喝酒,闻某喝了一瓶多啤酒就吐了,之后就没再喝,陈某自己也没多喝,小李倒的一杯劲酒他只喝了两口。次日早晨6时许起床时,他发现小李还是正常的,因此,对小李的死亡,他无责任。不过,陈某说愿意补偿5000元。

  郭某说,当晚是小李提议喝酒,而且小李一个人就喝了6瓶多劲酒,后来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期间,他还劝小李别再喝了,小李则对他发脾气,并打了他,还砸了夜宵摊的东西,他们为此还赔了一笔钱。到了陈某住处后,他们都听到小李打起了鼾,第二天早上他起床时,小李还在打鼾,故大家都认为他还在酣睡。郭某称,自己也愿意补偿8000元。

  闻某也说,当晚,小李是自己要求喝酒,还一直叫老板娘拿酒,他对于小李的死亡并不应负主要责任。原告主张的损失过高,他只愿意补偿5000-8000元。

  法院认定工友过错:

  未联系家属或送医治疗

  三名被告对小李的死亡是否存在过错,该如何承担责任?庭审中,双方就该争议焦点展开了激烈辩论。

  法院审理后认为,小李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晓自身的酒量及醉酒对身体的危害性,其应当对自己过度饮酒行为而导致的死亡后果承担最主要的责任。三名被告与小李聚餐过程中,作为共同参与人负有相互提醒、劝阻及照顾等义务。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三名被告曾对小李劝酒,在小李饮酒后出现明显醉酒而无法自控的行为时,三名被告采取了一定措施,应当认定三名被告已经尽到了一定的注意和照顾义务。

  同时,法院也认为,三名被告应当知道过量饮酒可能对身体造成的损害,其与小李仅为同事关系,在不了解小李身体状况,且小李已经出现严重醉酒状态的情况下,应及时联系小李家属或将其送医治疗,防止损害后果的出现。本案中,三名被告未能及时联系家属或送医治疗,与小李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存在一定的过错,该过错较为轻微。

  最后,经综合考量小李与三名被告的过错程度,法院酌情认定由三名被告承担10%的赔偿责任。此外,法院对原告方提出的具体损失进行了核实,决定判处三名被告各赔偿原告3.6万元。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