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普法课堂 >  时事热评 正文
“计划生育职能弱化”旨在向社会放权

  近日,中国机构编制网公布了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即“三定”方案。根据该方案,原内设机构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司、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司三个与计划生育相关的内设机构被取消,转而变成新的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

  此次公布的“三定”方案,从内设机构名称到方案具体条款政策、部门职责分工,都去除了“计划生育”一词,相应的改为“生育政策”。

  这样的变化缘于近些年我国人口形势和计生政策均出现了新变化。在人口形势方面,两大显著变化是“人口红利”在减少,人口出生率也在下降。政策方面,2013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后,“单独两孩”与“全面两孩”先后实施,所以要重新调整“三定”规定以适应新的变化。

  此次国家卫健委职能调整,不但是为了跟上新形势新变化,也是在为下一步改革做准备。比如,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的职责中包括开展人口监测预警,今后就能有效监测人口出生率、人口结构等变化,为进一步完善计划生育政策提供决策依据。

  总体来说,此次改革弱化了计划生育职能,而职能弱化其实是向社会放权。最初国务院部委中有专门的国家计生委,后来国家计生委并入卫生部,成为国家卫生计生委,涉及“计生”的司局至少有三个,与“计生”相关的职责有10项,权力仍然比较集中。现在组建国家卫健委,涉及计生的部门和职责都少了,也就意味着权力小了,而公民与“计生”相关的权利则相应有所增加。

  这显然是一种积极变化,一方面让公民在生育方面有了更多自主选择权,另一方面有利于促进我国人口结构合理化,并能降低“计生”方面的行政管理成本。可谓一举多得。

  不过,社会抚养费究竟收还是不收、是否全面放开生育等问题,仍然困扰着很多人。目前,一些地方已经出台政策,从医疗、教育、社保、延长产假、提供生育补贴、母婴设施建设等多方面鼓励生育。与此同时,多地加强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消息不断传来。是鼓励生育还是限制生育?这个问题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

  社会抚养费政策的走向应尽早明确。今年7月,陕西省统计局通过该局网站发布了《陕西省2017年人口发展报告》,指出“育龄妇女人数呈现逐年减少……妇女生育意愿也有所下降,未来出生人口增长后劲乏力”的同时,建议“适时全面放开计划生育,出台鼓励生育措施”。另外,一些人口专家也有类似建议。

  如果不久之后有可能全面放开计划生育,显然社会抚养费该废除了。问题是,全面放开计划生育的前提条件是什么,是因地全面放开还是全国全面放开,这些问题公众至今仍不清楚。希望国家卫健委在机构改革完成后,尽快就公众关心的问题深入研究,给出一个明确预期。

  虽然国家卫健委的计划生育职能弱化了,但为生育服务的责任绝不能弱化,而且还要强化。因为妇女生育意愿下降是事实,会影响到我国人口结构合理化,而造成生育意愿下降的原因之一是不敢生不想生,只有围绕生育养育增加公共服务才能提升生育意愿。

  国家卫健委此次改革弱化计划生育职能,为地方相关部门改革做出了榜样。希望改革能减少行政对公民生育的干预,也希望弱化计划生育职能能激活社会生育动力,以释放出更大的正能量。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