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法院传真 >  法院新闻 正文
12岁女生命殒“真心话大冒险”谁之过?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今年9月,郑某玲应该和同学们一起升入中学成为一名初中生。可惜,没有“如果”。12岁的郑某玲为了兑现“真心话大冒险”游戏中“输了要跳河”的赌约,执意走下水流湍急的江山江,结果丢了性命。郑某玲的父母将女儿的5个同学起诉至衢州市衢江区法院。法院审理认为,父母监护不力和郑某玲自身因素是事件的主导因素,可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去年4月19日,郑某玲和同学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结果,郑某玲和另一名女生郑某洁输了。4天后,男同学陈某华重提此事,说“郑某玲、郑某洁输了,应该履行赌约去跳河”,还不依不饶地说“你们怎么还不去跳”“有本事你们就去跳,我会帮你们报警的”。

  受了刺激的郑某玲和郑某洁于是向村边的江山江走去,陈某华、徐某安、祝某航、吴某妮几个同学尾随其后。途中,陈某华还不停地嘲笑两个女生“不敢跳河”。

  看着湍急的江水,两人知道下水可能凶多吉少。郑某玲分别给没在现场的同学徐某暄、胡某琰写了两张内容是“对不起”的纸条,让吴某妮转交,郑某洁也写了纸条,但写了一半便撕了丢进河里。然后,两个女生手牵手往水里走。岸上的同学们开始呼喊“快回来”,但她们还是越走越远。河道水底青苔满布,她俩滑倒后很快被水流给冲走了。闻讯赶来的村民救起了郑某洁。4天后,郑某玲的尸体被打捞上来。

  去年11月,郑某玲的父母将陈某华、郑某洁、徐某安、祝某航、吴某妮及其父母一同诉至衢江区法院,要求共同赔偿郑某玲的死亡损失费及精神抚慰金71万余元。

  法院审理后认为,陈某华在众多同学面前多次刺激催促郑某玲她们去“跳河”,根据陈某华的智力、年龄,以及面对河水较深水流较急的江山江,本应预见到其中的危险性,但他却视而不见,没有阻止两人,也没有终止危险游戏。因此,法院认为,陈某华对郑某玲下水溺亡具有相当的过错,父母作为监护人应承担民事侵权责任。同理,其他被告的同学也应预见到郑某玲下水的危险性,未有效劝阻,郑某洁还陪同郑某玲一起下水,客观上增强了郑某玲下水的勇气,也具有一定过错,监护人均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另外,法院认为,郑某玲的父母作为监护人,应教育女儿尽量照顾自己,注意自身安全,避免与年龄、心智不相匹配的活动,但从本案看,郑某玲的父母对女儿未尽好监护责任。郑某玲已12岁,对下水的危险性应具有一定认知,但在陈某华刺激下坚持下水,对同学们的呼喊置若罔闻,执意走向深水区,最终导致溺水身亡。法院认为,郑某玲的父母监护不力以及郑某玲自身因素对事件的发展起到主导作用,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重大过错,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衢江区法院一审宣判,由陈某华的父母赔偿郑某玲死亡损失47081.9元,其他4个同学的父母各赔偿18832.7元,并各自承担5000元至2000元不等的精神抚慰金。陈某华父母上诉后,衢州市中级法院于近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