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人民调解 >  行业动态 正文
拆迁款归谁? 调解员决定 先去监狱问问

  千年古镇建德市梅城镇的保护开发正如火如荼,东湖边一栋栋破旧老楼如今已经人去楼空,不久之后这里将全部拆迁,进行新的规划。可是,这场原本十分利好的征迁行动,却让一对姐弟有了大矛盾,更令人头疼的是,弟弟还身处监狱。好在近日,这事得到了圆满解决。

  一次房屋拆迁 牵出两场纠纷

  “这套房子是我的,为什么我不能拿这笔拆迁补偿款……”夏日的午后,梅城古城改造开发指挥部里传来一名女子气恼的声音。

  说话的女子叫阿玉(化名),她口中的房子今年被纳入征迁范围,理应有一笔不菲的拆迁补偿款。但是,社区工作人员经过摸底排查发现,这套房子的产权所有人为阿玉,但实际居住人却是她弟弟阿强(化名)。

  根据阿玉所述,这套房屋在多年前就已经卖给了弟弟,双方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但一直没有办理过户手续。也就是说,这套房屋的产权人仍是阿玉。

  在阿玉看来,既然房产证上登记的是她的名字,房子就依然是她的,当初的房屋买卖合同应该无效,那么拆迁补偿款也应该是她的。古城改造开发指挥部工作人员则认为,根据物权法规定,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也就是说,阿玉与阿强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是有效的。

  几天后,古城改造开发指挥部发出一份公示,明确房屋拆迁受益人为阿强,这让阿玉无法接受。眼看着公示期即将期满,阿玉几乎天天到指挥部“报到”。

  无奈之下,指挥部工作人员只好找到梅城司法所所长邵一之,请他帮忙调解这起房屋拆迁纠纷。没成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在调解员耐心给阿玉普及法律知识的时候,阿玉也道出了自己的无奈。“弟弟之前向我借了10万元至今未还,如果这次拆迁补偿款给了弟弟,我这笔借款肯定要不回来了。”阿玉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份借条。“如果阿强把这笔借款还清了,我马上交出房产证。”阿玉保证道。

  听到这里,调解员心里有了底,“要化解这场房屋拆迁纠纷,还得把姐弟俩的借贷纠纷和房屋买卖纠纷一起调解好。”

  监狱里听想法 双方各让一步

  于是,在认真梳理案情后,调解员决定将姐弟俩一同请到调解桌前。然而,问题来了,阿强早年因为违法犯罪被送进监狱服刑,已经离异,女儿还在读书,家中也无其他亲属。

  “这起纠纷直接关系到阿强本人的合法权益,如果无法了解到阿强的真实想法,无法继续调解。”调解员决定先去监狱听听阿强的想法。在与监狱方取得联系后,调解员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阿玉的意见通过民警转达给阿强。经过简单沟通后,阿强同意尽快还清欠姐姐的钱。

  考虑到后续调解和房屋拆迁还有不少手续,而阿强人在监狱,无法本人到场,调解员提醒阿强可以委托别人帮忙办理各项事宜。当天,阿强就签署了授权委托书,确认由其前妻方某全权代办相关事宜。为了确保阿强的真实想法能够在调解过程中得到充分表达,调解员又再次安排阿强与其前妻进行了一次会见。

  随后,调解员安排阿玉和阿强前妻针对还款以及房屋征收事宜进行协商。

  当着调解员的面,双方打开天窗说亮话。阿玉希望除10万元借款外,再补偿10万元;阿强前妻则表示,10万元借款她会还清,但补偿费不可能拿出来。

  眼看着调解又要陷入僵局,调解员从中斡旋。“如果谁也不退让,这笔拆迁款都拿不到。更何况又是姐弟俩,有着割舍不了的血缘亲情,相互退让一步有何不可?”调解员说,阿强在还款日期到了后始终没有还款,违约在先,不妨补偿一些作为这笔借款的利息。同时也提醒阿玉,房屋虽然没有过户,但双方签有买卖合同,房子又是阿强一直在居住,从法律和政策层面来说,阿强理应是拆迁款的受益人。

  最终,在调解员一番利弊分析后,阿玉拿到了17.5万元,并将房产证移交给阿强前妻,阿强前妻也代替阿强顺利完成拆迁签约。如今,这套原本纠纷不断的房屋已经彻底清空。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