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法院传真 >  法院新闻 正文
男子坐轮胎捕鱼落水身亡 家属起诉过往21艘船舶 法院驳回诉请,此案不同于“高空抛物案”

  男人徐某“走”的时候,李某才刚刚生下小女儿半个多月。那天,他为了给李某补身体,乘坐着汽车旧内胎到姚江里抓鱼,那是住在江边的他们最方便的一种捕鱼方式。结果,徐某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悲痛之余,李某以3个女儿为原告,将徐某落水时的过往的21条船统统告到了宁波海事法院。李某认为,正是因为船舶经过才导致了徐某的死亡。

  她的这一索赔请求能获得法律支持吗?昨天,此案的承办法官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此案的来龙去脉。

  21条船的船主被起诉

  1977年出生的徐某在宁波做电焊工作,期间认识了比他小12岁的川妹子李某,两人同居在一起,先后生了3个女儿,不过始终没有登记结婚。

  徐某对李某颇为宠爱。2016年11月4日,徐某为了给月子里的李某补身体,扛着汽车旧轮胎,来到慈城镇附近的姚江段捕鱼。“我们租的房子就在姚江边上,他经常坐着这样的轮胎去捕鱼,以前从来没出过事。”李某说。

  但这一次,徐某没那么幸运。到底徐某是怎么落水的,没有人亲眼目睹。据徐某的哥哥回忆,当时他正在岸上帮徐某照看孩子,看到有船只驶过徐某捕鱼的水域,“陆续几条船过去以后,我发现弟弟不见了,但因为距离较远,我没看清他的落水经过,只好马上报警。”

  宁波三江口海事处接警后,迅速出艇赶赴事发水域展开搜救,经过两天才找到徐某的尸体。

  “当时有船舶经过那片水域,会不会因为航行时风浪太大,才导致徐某乘坐的轮胎倾倒呢?”再加上,李某和家人领回徐某尸体时发现,徐某身体一侧有外伤,他们更加确信,是船舶的侵害行为造成了徐某的死亡。

  根据姚江船闸运营公司提供的过闸情况表,事发当天中午10点58分到下午4点23分,事发水域附近共有21条船只通过,分属绍兴、杭州、宁波、湖州及江苏淮安、安徽亳州等地的8家公司。去年5月9日,李某以3个女儿为原告,将这8家船主公司起诉到宁波海事法院,要求8家公司承担共同侵权责任,支付死亡赔偿金等共计98.6万元。

  家属起诉赔偿被驳回

  诉讼中,李某的代理人以《侵权责任法》第11条作为主要的法律依据,“ 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同时,原告方还提出,此案与“高空抛物伤人案”相似,高空抛物每次都事发突然,很难找到真正肇事者,在一些法律诉讼中,受害人将整栋楼的所有业主告上法庭,如果业主不能提供不在场或者没有实施高空抛物行为的证据,就会被判定担责。原告方认为,徐某的死亡由过路航行的船舶造成,在无法确定具体是哪条船舶的情况下,这21条船的船主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审理过程中,承办此案的李法官来到事发水域现场查看,“这段水域宽度达百米以上,而徐某出事地点位于河道拐弯处,水流偏急,假如有船只经过,的确可能会激起更大的波浪。”李法官说,但是,由于这处河段附近没有安装任何监控设施,徐某哥哥站的位置也较远,没法看清船只的具体情况,在没有其他目击者的情况下,事发时徐某的情况根本无法取证。换句话说,徐某死因不明,身上外伤也不能确定是由船舶航行造成。

  法院经审理认为,徐某哥哥作为现场目击者,只是猜测弟弟落水与过往船只有关,且不能确定具体落水时间,不能就此判定由驶过的船舶承担法律责任。其间21条船只的航行行为都属于正常航行,并不是共同危险行为,也不可能共同对徐某实施侵权行为。因此,法院认为原告方认为8家公司构成共同侵权的主张既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

  宁波海事法院驳回了原告方提出的诉讼请求。李某这边不服,提起了上诉。近日,省高级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此案与“高空抛物案” 有很大区别

  李法官向记者介绍,法院在审理一般的人身伤亡案件中,认定构成侵权责任需要四个要件:一是有侵权人实施了侵权行为,也就是存在造成人身伤亡的具体侵害行为;二是有已受到侵害的事实,有造成人身伤亡的结果;三是侵权行为和所受的伤害有因果关系;四是侵害人存在过错。在这个案子里,虽然徐某死亡是事实,生命权受到了侵害,但是,没有证据证明航行的船舶对徐某实施了撞击等侵权行为,且船舶在航行过程中并没有过错。

  另外,针对诉讼中原告代理人提出以“高空抛物案”作为类比,李法官认为,代理人的理解有一定偏差。

  关于“高空抛物”的责任承担问题,侵权责任法有明确规定,其中第85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八十七条规定,“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在这类案子中,可以明确受害人是因为高空抛物的侵害,才导致死亡,死亡原因是确定的,只是难以确定侵权人。但徐某的案子中,他的死亡原因尚没有查清。虽然身体有伤痕,但由于是打捞了两天才找到尸体,伤痕是否是船舶造成的,或者是不是造成死亡的致命伤,无法判定。”李法官说。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