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司法鉴定 >  行业动态 正文
是法官造假还是当事人瞎说? 庭审笔录骑缝处的指纹 还“嫌疑人”清白

  原告手持借条要求还款,被告却否认借款一事……在阅卷无数的法官们眼中,这样的民间借贷纠纷再普通不过。可是,谁又能想到,这么起小案件却历经两年审判,演变得愈加扑朔迷离。

  当事人一方坚称,案卷里的庭审笔录被替换,甚至请来私家侦探为自己认定的“公道”奔走,办案法官更是承受着“造假”的质疑。

  一桩小小的民间借贷纠纷 牵出法官造假“大案”

  李毅是个生意人。这几年,因为经营有道,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2013年,李毅的哥哥和3位朋友合作,接了一个加盖楼层的工程。但前期投入后不久,很快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境。4位合伙人经过商量,决定先向李毅借款50万元,用于工程前期图纸设计及各种费用的支出。

  听说自家大哥和几个好友遇到资金难题,李毅爽快地答应了借款要求。双方约定好借款利息、还款日期后,签下了借条。

  可是,到了还款的日子,这笔借款迟迟没有着落,对方也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后来,因为生意上需要资金周转,李毅主动找到几人催要借款,却没想到对方矢口否认。

  2017年,李毅将哥哥和朋友4人告上法庭。

  法庭上,原告李毅陈述了当初借款情况,并出具“借条”一份,借条载明了借款金额、借款利息及借款人、时间。但被告方辩称虽然当时签了借条,可是后来工程不做了,并没有发生实际的经济往来,没有拿过这50万元借款。

  此后,双方就是否出借50万元展开辩论。从现有证据和庭审笔录来看,被告明显处于不利地位,如果没有新的证据提交,李毅赢得这场官司几乎成了定局。

  然而,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出乎了所有人意料,连经验丰富的办案法官也因此承受着不小的压力。

  “这份庭审笔录造假了,上面的指纹歪歪扭扭的,一看就是好几个指纹拼接在一起的,肯定不是我按的。我们怀疑是法官抽调了部分内容,要求重新做一份笔录。”今年5月的一天,被告刘嘉和王义两人向法院提出质疑。

  如此一来,一起小小的民间借贷纠纷很可能牵出一桩法官造假的“大案”。法院纪检部门尤为重视,立即介入调查。

  2018年5月16日,针对被告对庭审笔录中的部分指纹存在异议,法院委托杭州华硕司法鉴定中心予以鉴定。

  骑缝处的指纹是真是假?

  被告所涉案卷共计88页,其中第48页-59页为庭审笔录。庭审笔录中,有4处修改痕迹,上面均按有相关当事人的指纹;骑缝处也分别按捺了4名被告的指纹。

  杭州华硕司法鉴定中心痕迹鉴定专家王志海此次的鉴定任务是:对4枚修改处的指纹是否为被告刘嘉本人所按进行鉴定;对骑缝处所按指纹的其中2枚是否为被告刘嘉和王义所按进行鉴定;对骑缝处4枚指纹的完整性进行鉴定。

  “修改处的4枚指纹,纹线清晰流畅、特征明显,具备鉴定条件。”在对相关指纹进行处理之后,王志海很快得出结论。随后经过逐一比对,这4枚指纹与刘嘉的右手食指的指纹样本纹线流向一致,细节特征明显、稳定、可靠,可确定为刘嘉本人所按。

  真正的鉴定难点在于骑缝处的4枚指纹。

  “初一看,这4枚指纹确实如被告所言,存在严重的错位情况,歪歪扭扭,像是好几个指纹拼接而成。”王志海推测,出现这种情况可能由两种原因造成:一是按捺指纹时,12页纸张没有整齐归置,从而再纸张整齐归位后出现错位情况;二是笔录被抽调,破坏了指纹的完整性。

  事实上,根据长期的鉴定经验,王志海更倾向于第一种推测。而要鉴定这4枚指纹,首先必须将分布在12页纸张上的指纹纹线进行拼接。

  王志海回忆说,为了避免二次造假,法院不允许将已经装订成册的案卷拆散,这就需要对每页纸张上遗留的红色指纹痕迹进行逐一提取,随后进行拼接。但因为当初按捺指纹时,纸张摆放不齐整,导致每页留下的指纹痕迹分布很不均匀,有的纸张上遗留的红色指纹痕迹微乎其微,这让提取难度进一步加大。

  “我们先是用高分辨率的相机进行拍照,但效果并不理想;随后用扫描仪,对每张纸上的红色指纹痕迹进行扫描,再进行电脑图像处理,一次次调整、尝试,直到可以清晰看出纹线特征。”王志海和助理孙中卉仅拼接指纹就花费了整整2天时间。

  指纹拼接完成后,王志海将其中2枚指纹与刘嘉和王义的十指指纹样本进行逐一比对,最终发现,骑缝处的其中两枚指纹与刘嘉与王义右手食指指纹样本相吻合。

  指纹鉴定还原真相

  终还“嫌疑人”清白

  排除了指纹造假的可能,接下来就是鉴定指纹的完整性。

  被告刘嘉和王义一口咬定,骑缝处的指纹错位严重,不排除法官替换其中部分内容的可能,坚决要求重新做一份庭审笔录。在指纹鉴定期间,两位被告甚至请来私家侦探,要求对法院委托的案卷进行拍照取证,声称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首先,笔录的页码完整,排除抽取、增加纸张的可能;其次,从指纹痕迹来看,每页纸张均有红印遗留,且这些遗留红印颜色相同,可确定12页纸张上的指纹为同一时间按捺。最为关键的是,将这些遗留红印逐页拼接后,能够拼成完整的4枚骑缝指印,且纹线流畅、长短吻合,未发现其他类型的人为痕迹。”王志海进一步解释说,假如部分纸张有替换,即便是同一个指纹,要确保二次按捺遗留在纸张上的红印与第一次相吻合,且纹线长短相同,几乎没有可能。

  更何况,要做到4枚指纹无论是在纹线颜色、长短、流畅上完全吻合,更加不可能,因而可以排除替换的可能性。

  在专业的鉴定意见面前,刘嘉和王义也一改之前的强硬态度,终止了投诉。

  原来,两人发现庭审笔录对自己不利,抱着侥幸心理寻找法院漏洞,企图借此推翻原来的笔录,这才有了之前的质疑。如今,真相大白,终于还了法官清白。

  (文中除鉴定人外均为化名)

  鉴定人说:

  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有需要按手印的地方,借款借条,租房协议,买卖合同,装修合同……对于按手印,大多数人没什么概念,认为随便一个手指按一下就可以了。但是,在司法鉴定中,按得不规范,可是会带来不小的麻烦。

  首先,使用印泥或印油不要过重,防止造成指纹不清晰或模糊。

  其次,按指纹优先顺序。一般是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为依次顺序。如果右手手指因特殊情况,按指纹不能满足要求时,可用左手的拇指、食指、中指依次代替,最好在按指纹中注明。

  第三,指纹纹路要完整。按指纹过程中是将手指平放在要捺印的有关材料或文件上,从左至右用手指滚动按,按的力大小要掌握火候,这样指纹的纹路会清晰地留在材料或文件上。

  最后,骑缝处按捺指纹,要把文件摊开,让指纹平均分布在每一页,切记每页文件上都要有指纹的痕迹。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