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专题 >  特别策划 >  以案释法 >  典型案例 正文
明明是自己受伤为何还要被判担责,来看看法律是怎么说的

  一辆未锁电动自行车引发的纠纷

  苍南的黄某系龙港镇一城中村的小食铺经营者,于小食铺门口台阶处摆放油锅,本人站立街面制作售卖油炸食品。被告詹某系与黄某小吃摊隔街相对的档口经营者,送货过程中将电动自行车停放在距离黄某小吃摊十余米处,未拔出车辆钥匙而离开。被告周小某年仅三岁,事发前在小吃摊与詹某档口之间的街道上与伙伴追逐打闹,其母亲吴某在黄某小食铺隔壁店铺购物,背对孩子。打闹中,周小某爬上詹某的电动自行车并转动电动自行车把手启动车辆,造成车辆由背后撞上黄某、油锅倾翻烫伤黄某的事故,事故造成黄某医疗费损失16万元以及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护理费等损失若干。事后,黄某诉请詹某、周小某的法定代理人周某及吴某就其损害后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看看双方怎么说

  被告詹某辩称其行为与本案损害后果没有因果关系,事发前,其仅系返回店铺取货物而将车辆临时停放,不可能预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会发生本案事故。而周小某脱离监护启动本案肇事车辆系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应承担赔偿责任。

  周小某的法定代理人周某、吴某辩称,被告詹某没有合理管理肇事车辆,造成被告周某楷可轻易启动车辆,而肇事车辆属电动自行车,启动时无明显声响,不易被监护人察觉。

  几被告均主张黄某在闹市区当街制作售卖油炸食品,导致损害后果的发生,也应承担责任。

  案件解读

  这是一起典型的无意思联络的共同侵权案,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认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倾向于将“责任大小”理解为“侵权行为人过失大小”,因此,周小某擅自启动肇事车辆并撞上黄某,是造成损害后果发生的直接原因,因此周小某的父母周某、吴某应承担主要侵权责任。

  但是,此种评定标准所作出的判断有以下几点悖论:

  第一,此评定结论无法客观评价案件事实,原告黄某被热油烫伤带来的损害远远高于仅被电动自行车撞击所造成的损害,因此判令周小某及监护人的过错最大,承担主要赔偿责任,显然过于机械。

  第二,如不将黄某此类行为的社会危险性纳入其过错考量标准,并由该角度通过判决作出否定性评价,一定程度上不能实现法对建立良性社会秩序的引领作用。

  据此,主审法官在审理此案时引用了“合理人”过错标准。

  何为“合理人”过错标准?

  “合理人”是指一个智识水平、理性与谨慎程度与良好公民水平一致的遵循社会规则的学术假想主体,法官们根据这一假想主体的行为判定实际案件中行为人的行为是否构成过错。

  其主要原则包括:

  第一、根据行为做出前及做出时的客观情况,行为引起损害后果的可能性的大小。

  第二、行为所能引起的损害后果的严重程度。

  第三、避免行为所可能导致的损害后果的难易或者成本。

  第四、行为人做出危险性行为的目的是否为了更重要之社会价值。  

  法官审理

  根据“合理人”原则,对该案中各行为人的过错进行评定。

  首先,关于原告黄某的过错评定。一方面,原告黄某将锅具摆放在自有小食铺门口台阶上,本人站立于街面进行操作,超出工商管理部门核准的经营场所,违反工商管理相关法律法规;另一方面,原告于行人密度大、孩童追逐打闹现象屡见不鲜的城中村街道上,未采取任何安全隔离措施即操作高温油锅,油锅可能因撞击等原因倾翻造成人员受伤的后果应属原告的合理预见范围,且根据油锅的温度与热油容量,其可以预见损害后果的严重程度,而其变更煎炸操作位置即可避免损害后果的发生,原告黄某对于当街进行煎炸操作这一不安全状态的放任构成过错。

  其次,对于被告詹某的过错评定。被告詹某将转动把手即可启动的肇事电动自行车留置在有孩童追逐打闹的闹市街面而自行离开,车辆停放位置与原告黄某操作煎炸的油锅仅距离十余米,且中间无遮挡物,詹某可直接观察到原告黄某在高温油锅前进行煎炸操作,可能有孩童对肇事车辆好奇进行攀爬、试图操作并可能因此启动车辆的状况,且根据车辆停放角度与位置,车辆撞上正在进行煎炸操作的原告应属于被告詹某的合理预见范围,詹某作为肇事车辆的所有人应采取充分措施确保车辆不会被儿童启动,而本案中其仅需及时拔下肇事车辆的钥匙这一简单且几乎无任何成本的行为即可避免此类危险,其怠于对肇事车辆进行妥善管理,构成过错。

  最后对于被告周某、被告吴某的过错评定。被告周小某年仅三岁,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其行为后果没有判断能力,但此年龄段的孩童已有相当的行动能力并对事物有强烈的探索热情,被告周某、被告吴某作为监护人应对其行为进行有效管理。事故发生前,周小某与伙伴在街道上追逐打闹,随即周小某开始攀爬肇事车辆,这期间监护人吴某在原告店铺隔壁购物,对原告进行煎炸操作的位置与危险性应知晓,对于处于玩闹兴奋状态的周小某的行为可能导致危险发生并造成损害应有充分的预见,而其仅需对周小某进行适当的关注、在其攀爬电动自行车时及时阻止即可避免损害的发生,周小某的监护人吴某对其疏于监管造成本案事故的发生,构成过错。

  如前文所述,原告黄某的行为既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又在三方当中最具社会危险性,综合以上分析,最后法官判决黄某在本案中过错最大,承担70%责任,詹某和周小某的法定代理人周某、吴某各承担15%责任。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