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普法课堂 >  以案说法 正文
妻子状告流连酒桌的丈夫:两个女儿你怎么养?
律师:婚内抚养费并非要不得

  官司赢了,抚养费也有了着落。这恐怕是毛毛(化名)收到的最好的儿童节礼物。昨天,记者从宁波市海曙区法律援助中心了解到,毛毛外公起诉女婿婚内支付孩子抚养费一案得到了法院支持,目前已进入执行阶段。

  抚养费纠纷一直是涉及未成年人民事案件中比较常见的类型。但在现实生活中,因为法律知识的欠缺,很多人对子女抚养费问题存在认识误区,从而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事实上,抚养孩子是每一个为人父母者必须承担的法律责任。

  父母均为智力残疾 外公可以主张孩子的抚养费吗?

  毛毛的父母阿强(化名)与阿娟(化名)都是智力残疾患者。毛毛出生一年后,阿强身患疾病,需长期治疗。而阿娟智力三级残疾,无法生活自理。阿娟父亲只好带着女儿和外孙共同生活,并承担起毛毛的生活费、医疗费及保育费等各种费用。但随着毛毛的成长,阿娟父亲已经无力负担,他多次向阿强索要抚养费,均被阿强及其父母以经济困难为由拒绝。

  无奈之下,阿娟父亲找到了宁波市海曙区法律援助中心。中心经审核后,指派浙江金汉律师事务所杨宁宁律师担任其援助律师。

  了解案情后,援助律师遇到了难题:谁是原告?

  “根据法律规定,不满八周岁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民事法律行为。”援助律师认为,本案主张抚养费的原告应当为毛毛,但毛毛不满八周岁,理应由其监护人作为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可是,毛毛的母亲是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父亲又是本案被告,且两人尚未离婚,毛毛抚养权的归属尚不确定,故而阿娟父亲也不属于毛毛的监护人。

  难道毛毛的抚养费没着落了吗?援助律师认为,阿娟父亲并非承担毛毛抚养费的法定义务人,却实际承担了该笔费用,故有权向具有法定抚养义务的阿娟和阿强追偿。

  原告确定了,但庭审又迎来了新的问题:阿强提出自己智力残疾,没有抚养能力。

  后经走访调查,法院认为,阿强虽为智力四级残疾,但具备生活自理能力,甚至有一定的劳动能力,在阿娟缺乏监护能力的情况下,应为毛毛的法定监护人,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承担毛毛的部分抚养费。

  最终,考虑到阿娟无民事行为能力,阿娟父亲主动放弃向女儿主张抚养费的权利,法院判决阿强承担毛毛50%的抚养费。

  夫妻没有离婚 能否要求丈夫支付孩子抚养费?

  “如果我不离婚,可以要求丈夫支付孩子的抚养费吗?”前段时间,30多岁的蔡某走进苍南县法律援助中心。

  蔡某2008年与丈夫郑某登记结婚,两人先后生了两个女儿。可是,郑某有着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自小女儿出生后,就开始冷落蔡某,将收入都用来与朋友聚餐喝酒打牌,对母女三人的生活更是不管不问,一家人的重担都压在了蔡某身上。蔡某的父母不愿女儿受苦,劝她离婚,但蔡某不想离婚,也不愿孩子今后在单亲家庭中成长,只希望郑某承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

  援助中心听了蔡某的诉求,指派了浙江正昌律师事务所孙凡律师担任其援助律师。

  庭审中,郑某辩称: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不涉及给付孩子抚养费的问题,抚养费仅在夫妻双方离婚后才涉及到,自己与蔡某并未离婚,仍在同一个家庭中,孩子应该由双方共同抚养的,自己无须单独支付抚养费。

  援助律师认为,孩子基于亲权要求父亲履行法定抚养义务,不应因父母关系存续与否而改变;而且由于郑某长期不履行抚养义务,导致孩子生活艰苦,对孩子的成才、健康非常不利。如果继续不履行法定的抚养义务,则孩子的合法权益将受到严重的侵害。这一观点得到承办法官的认可。

  考虑到两人尚未离婚,援助律师和法官主张以调解结案。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郑某每月给付蔡某两个孩子的抚养费各500元,至18周岁止。

  父母抚养子女是法定义务

  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履行


  杨宁宁律师认为,不管有无能力,父母都有抚养孩子的义务。毛毛父母虽患有不同程度的智力残疾,但其法定抚养义务仍然存在。阿强及其父母以各种理由拒绝承担抚养费,这不仅会影响到孩子的健康成长,而且对他们之间的亲情关系可能带来不可磨灭的伤害。

  郑某则以婚内无需支付抚养费为由,长期不抚养照顾女儿。在孙凡律师看来,于情于法均系“失职”。孙凡律师表示,父母对子女的抚养教育义务是法定的,不因父母是否取得合法婚姻关系亦或分居、离婚而免除灭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三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拒不履行抚养子女义务,未成年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请求支付抚养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而,只要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的行为影响了未成年子女的正常生活学习或身心健康,未成年子女则有权向父母务追索抚养费。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