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人民调解 >  行业动态 正文
“武林大妈”即将进驻杭州地铁站

  “我们已经和地铁公司正式对接,人员队伍也都集结完毕。顺利的话,下个月,就能在杭州地铁的凤起路站看到‘武林大妈’的身影了。”昨天下午,电话那头的杭州市武林街道副书记吴琳略带兴奋地告诉了记者这个消息。

  在杭州,“武林大妈”可是一支响当当的队伍,百姓送她们一句响亮的口号“北有朝阳群众,南有武林大妈”。这支由阿姨们主打的队伍,管着老百姓身边的“闲事”,是维护社区治安、确保一方安定不可或缺的生力军。

  在杭州市下城区,不光有“武林大妈”,还有着历经10年探索的“和事佬协会”、“三和”交流室等一大批草根组织,他们在全区的社会治理工作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两年打造 “武林大妈”金名片

  记者在武林街道见到“武林大妈”特色团队“罗睿綺调解工作室”负责人罗睿綺时,她刚刚调处完一起小区业主之间的纠纷——先约两边当事人分头沟通,又找了派出所民警和司法所工作人员打了一场“配合战”,整个调解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罗睿綺是“武林大妈”的核心成员之一,也是一位专业的心理学老师。她率领的“武林大妈”调解小分队,漂亮地化解了辖区许许多多的大小纠纷。

  2016年3月,为护航G20,“武林大妈”应运而生。“武林大妈”公益社会服务中心秘书长沈洁告诉记者,“武林”既是杭州的旧称,也有武林高手的含义。“武林大妈”既是下城区的大妈,也是杭州的大妈,是杭州平安巡防志愿者的代言人。

  那么,“武林大妈”的主要职责有哪些?说得直白点,只要是老百姓的事,她们都管。纠纷调解只是“武林大妈”的一项特长,事实上,成立2年多来,她们在治安巡逻、基础排查、协助管控、化解纠纷、安防检查、驻点守护、防范宣传、应急处置等方面都发挥着积极作用。

  这支队伍最初只有18个人,而今已有3500名在册成员、200名骨干成员,全面覆盖街道7个社区31个网格。下城区相关部门还为“武林大妈”团队制定了《“武林大妈”平安巡防管理制度》《“武林大妈”日常志愿服务行为规范》等日常工作规范,明确了信息收集、沟通协调、问题上报等工作职责。

  经过这两年的摸索,“武林大妈”的服务领域也在进一步延伸。

  武林街道副书记吴琳告诉记者:“除了安排‘武林大妈’进驻地铁站提供志愿者服务,我们还计划推出‘武林大妈’的logo,筹备‘武林大妈’社区平安学院。相信这支队伍能够在基层社会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十年“和事佬”协会

  历久弥新


  时光回溯到10年前,杭州市下城区文晖街道打铁关社区里,成立了一个名为“和事佬”的民间调解组织,5位乐于助人、处事公道、德高望重的热心人成为了“和事佬”协会的初创成员。

  1年后,“和事佬”人民调解新机制在全市推广。如今,杭州市的2900余个社区(村)全都创立了“和事佬”协会,2万多名“和事佬”活跃在大街小巷,成为了多元化化解矛盾纠纷最基层、最直接的一环。10年来,他们成功化解15万余起基层矛盾纠纷。斯利民是“和事佬”协会的首创者。回首十年心路历程,他感慨良多。有着18年社区工作经历的他,总结了一套调解心经,又名“三十六计新传”,这第一计就是“走为上”。

  “这个‘走为上’的意思是,和事佬要走家串户深入基层。正因为植根于基层,我们对于矛盾纠纷发现早、介入早、解决早的优势才能凸显。从最初的矛盾纠纷化解,到如今的邻里互助、困难群体相助、公共服务协助、法律事务援助、矫正人员帮助,和事佬所做的事情越来越多。”

  下城区“腾笼换鸟”改革大潮中,随着政府拆迁项目的推进,和事佬们要处理的纠纷类型越来越多。长城机电市场搬迁、东新路集聚区拆违、备塘河一期整治……无论哪项重点难点工作,“和事佬”都是法治参谋员、政策宣传员、纠纷调解员,立下了赫赫战功。

  斯利民说:“10年来,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也更趋专业化。不少80后的具有专业法律知识的年轻人也加入进来。老中青三代和事佬的合作就像是‘中西医结合’,起到标本兼治的效果。”

  “草根调解”

  新时代焕发新生机


  参与调解案件17943件,调解成功的案件有17859件,成功率达99.5%,涉及当事人数达3.7万多人,涉及标的金额9.39亿元——这一串骄人的数字,是5年来下城区各级调委会交出的成绩单。

  这当中,“武林大妈”、“和事佬”协会、“1+1”群众工作室、“三和”交流室、“818邻里互助站”、“新市民之家”等一大批草根调解组织功不可没。

  下城区委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高晓岚告诉记者,无论是“武林大妈”还是“和事佬”协会,都是以“民管民、民理民”的淳朴方式化解矛盾,与其他调解组织相比,他们与居民离得近、叫得应,能将“草根”力量发挥得恰到好处。

  为顺应新时代新要求,下城区还推广运用“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工作机制,完善在线服务功能。同时,利用社会治理体系“四平台”信息系统,在综治工作平台上设置矛盾纠纷调解专项模块,将具有区域特色的人民调解及其前沿的“草根”调解工作规范其中,既扩大社会面又提高工作效率,更好地促进社会和谐。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