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普法课堂 >  时事热评 正文
开放的城市容得下持证的街头艺人

  在“持证艺人”的工作上再少些门槛与束缚,将服务与保障工作做得更扎实一些,同时谦抑有度地管理好“无证艺人”,必会在文艺的都市激荡起醉人的涟漪。
  一个人文城市,总会有几个放荡不羁的吟游诗人,或者些许自成风景的街头艺人,他们是包容开放的城市里“有趣的灵魂”。最近,四川成都进行“收编”街头艺人的探索。该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公开招募符合条件的街头艺人,经审核和复试后,可获得相应的演出许可。今后,“持证艺人”可在成都市区30个指定区域表演并自由接受“打赏”,不会受到城市管理部门驱赶。

  在行政许可清单化的语境下,“持证艺人”的做法乍看起来有些扎眼。不过,“此证”非“彼证”,与其说这是街头艺人权利与自由的延展,不如说是城市文化服务功能的创新。有了这个证件,城管工作的难度系数肯定增加了,文化管理的职能、责任肯定加压了——钱没多收一分、活儿却增加几成,最大的“私心”也是想让街头文化激活城市的万般风情。

  参差多态,美之本源。剧院演出固然是文化生活常态,街头艺术亦是美好生活所需。往大处说,自周秦汉唐以来,中国文艺史上的街头文化历来就是精英文化、宫廷文化的活水和源流,《清明上河图》里的街头文化就是繁盛如斯的朝代的注脚。且不谈马三立、侯宝林等近代大师,即便是“西单女孩”等时下明星,也有过街头表演的经历。

  一方面,街头艺术是城市品位和气质的代表之一,它比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更温润人心。街头艺术的活力往往与生命现场的张力融合,其声腔唱段、近场效应等有着原始的野性与原创的美感。人们或驻足流连,或回首顾盼,城市在艺术的共情中温暖起来。

  另一方面,文艺总是从泥土里开出花儿来的,街头亦是辽阔浩荡的“基层”。在高山大川、在街头巷尾给文化生存的罅隙,总能换来壮美的新天。我们的文化自信、主旋律和正能量,不仅表达在严谨的大舞台,而且还展现在活泼的小天地。

  街头艺人“持证上岗”在国内亦有先例。比如,上海曾率先探索街头艺人“持证上岗”演出,时至今日,上海街头已有120名艺人在全市8个演出点位持证上岗。数年实践,裨益长远。

  如果目光更开阔一些,在巴黎、纽约、莫斯科等欧美城市,街头表演早已成为市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中有“高手”,亦有凡人,非为乞讨生活,而为热爱艺术。活力四射的现代都市,先得安放好活力四射的人。如果在“持证艺人”的工作上再少些门槛与束缚,将服务与保障工作做得更扎实一些,同时谦抑有度地管理好“无证艺人”——人文的情怀与智慧的治理,必会在文艺的都市激荡起醉人的涟漪。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