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法治要闻 >  省外要闻 正文
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之“福建探索”
破治理难题 享平安红利

  近年来,福建政法系统结合各地实际,勇于改革,敢于创新,对“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进行了许多有益探索和实践,打造出一批具有福建特色的社会治理创新品牌,努力增进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多方共建 让效率带动满意率

  今年2月,王某向厦门市交通运输局递交了一份申请,想从事网约车服务。厦门市交通运输局按照相关流程,将王某的身份信息提交到市公共安全管理中心,依托该中心进行人员风险分析。当王某的数据进入公共安全管理中心“网约车”资格审查模块自动比对时,在包括危险驾驶记录、吸毒前科、暴力犯罪前科等10条审核内容中,有2条被标为醒目的红色。点击红色条目,里面详细显示了王某的违法犯罪记录——王某共有抢夺、运输毒品等7项前科。厦门市交通运输局根据这一结果,对照《厦门市网约车新规实施细则》,作出了不予批准的决定。

  2016年7月,厦门借助“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等科技手段,建成集数据融合、业务协同于一体的城市公共安全管理平台,组建公共安全管理中心,实现城市公共安全管理由事后处置向事前预警、事前预防、事前化解、事前管控、事中监管转变,用“最强大脑”走出一条城市安全智慧型管理道路。

  “人工智能”与“大数据”融入传统政法工作的新模式,让“治理”在效率和满意率之间取得双赢。同样的,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也在多方共建上做足文章。平潭网格化服务管理信息平台作为“智慧平潭”建设的公共基础平台,共享了福建省公安厅、民政厅、司法厅、海洋渔业厅等11个省级部门131项445万条数据,汇聚平潭本地各部门118项22506万条数据,打通各个部门间的“信息壁垒”,从而推进全区域、全领域的数据汇聚。

  2017年6月初,平潭综合实验区流水镇62岁的村民李大妈,到其所在的社区工作站申请低保。递交申请表和身份证后,工作站业务员当场调出了她的存款、房产等十多项信息,半小时内完成了初审。随后,流水镇工作人员上门审核,1个月内办理完毕低保申请手续。“原先办理低保只能逐个部门跑,一一开具证明,需要4到5个月时间。现在不仅可以少跑腿,办理时间还大大缩短,很方便。”李大妈十分满意。

  开放共治 让富美与和谐并进

  厦门的曾厝垵,曾经是当地破旧、落后的代名词,却在几年间蜕变为“中国最文艺渔村”,2017年,曾厝垵年旅客流量超1600余万人次,旅游产值超过25亿元,居民租金收入超过2亿元。这样的华丽蜕变,得益于曾厝垵探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多元共治”社区治理模式,让群众成为创新社会治理的主角。

  走在文创村的大街小巷,常常可以看到综合巡查队员的身影。综合巡查队是由街道牵头,文创会、业主协会、边防、消防等多方面配合组建的队伍,他们通过24小时网格化巡逻,有效预防和打击了违法犯罪行为。除了综合巡查队外,曾厝垵还建有义务巡逻队、义务消防队、文创村平安志愿者、商家联盟等多支队伍应对日常管理,“自己的事自己管”“大家的事大家做”,共享平安和谐社区环境。

  在闽西大地,散落着一座座客家土楼,这些夯土筑石而成或圆或方的土楼已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尽孝悌、睦宗族、崇守信、息争讼、戒暴戾……这些客家祖训家规所代表的客家文化,包含着丰富的法治元素、法理思维,如今在化解纠纷、反腐倡廉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龙岩市永定区就充分发挥客家“和”文化优势,推进平安区乡村三级联创,有力推进平安永定建设。

  2017年4月,龙岩市永定法院岐岭法庭审结林某与游某的离婚纠纷案件,首次将客家祖训家规写入判决书,并当庭向双方当事人宣读:大溪五福楼百忍图亦说,百般千般般般要让,忍事怕事事事不生。希望双方能各自反省,以包容心态解决家庭矛盾。这在龙岩法院系统属首例,也是永定区法院将收集到的辖区内41个姓氏及57对土楼楹联包含的客家祖训家规内容融入司法审判、诉前调解的一次有益尝试。

  如今在永定,客家祖训家规还被推广运用于平安和谐校园、平安和谐村居建设,让客家人成就了“大家庭、小社会和谐相处典范”。

  多元整合 让疑难杂症得破解

  3月6日,石狮法院送达组收到连江法院关于原告福建某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与被告伊某婧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一案的诉讼材料,连江法院委托石狮法院向被告人伊某婧所在地石狮市灵秀镇某地进行送达。石狮法院送达员当天就来到卷宗显示的当事人的家住地址,结果发现这个地址的房产并非当事人所有。随后,送达员快速确定当事人的居住情况信息,并写明情况,将村委会开具的证明连同材料一起寄回给连江法院。这是泉州法院通过“小网格”跨域协作,实现司法送达的一个缩影。

  2016年5月,泉州法院正式启动“统一送达全域通服务平台”,基本形成送达机构和送达队伍专业化、送达流程管理信息化、法院送达协作网格化、基层协助送达力量多元化的新型送达机制。

  目前,泉州全市范围内各村居(社区)至少指定1名网格管理员或综治协管员、治保主任、村居社区工作者、巡防队员等熟悉社情民意的基层网格力量,作为法院司法送达工作的协助人员,打造基层网格人员带路指引、报告当事人去向、提供线索情报、见证留置、出具去向证明的“10分钟协助送达圈”。

  伴随着经济社会的长足进步,各种社会矛盾日益凸显,广大人民群众对公共服务、法律诉求、生活环境、生活质量等有了更高的追求和期待。如何把矛盾解决在基层、让群众满意在基层,成了亟需解决的问题。

  南平市在原有医患纠纷、林业纠纷、道路交通事故等多元调处平台的基础上,各县(市、区)依托信访局成立了县级矛盾纠纷多元调处中心,并由政府聘请若干名专职调解员、1名以上律师参与调解,通过“多元解法”化解“难平之事”。

  近年来,南平市延平辖区的车辆保有量和驾驶员人数急剧上升,道路交通事故呈现出攀升势头。为应对形势变化,延平交警大队成立了交通事故多元调处中心,下设人民调解委员会、行政调解室、交通事故巡回法庭以及保险、定损评估等11个机构,为当事人提供多位一体的“一站式”服务。

  目前,南平市已建立各类人民调解委员会2170个,设立行业性人民调解组织152个,建立乡镇矛盾纠纷多元调处中心139个,全市实现了县、乡、村三级矛盾纠纷调处平台全覆盖。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8年3月,多元调处中心里达成调解协议的案件有3550余件,涉案金额2359余万元,当事人满意率达100%。

  生态司法 让青山和绿水常在

  漳州市南靖县是福建省首批国家级生态县,森林覆盖率超七成,素有“树海”“竹洋”之称。南靖书洋镇田螺坑“四菜一汤”土楼群坐落在青葱苍翠之间,游人如织。鲜有人知的是,10年前,这片绿色曾经被当地农民刘金榜付之一炬。而正是那把火,引出了整个福建持续至今的“复绿风暴”。

  当年,在山间劳作的61岁农民刘金榜想燃烧杂草获取草木灰当肥料,却不慎导致951亩山林被烧毁。刘金榜面临牢狱之灾,家中丧失劳动能力的妻子和有智力障碍的女儿生活难以维系,贫困的家庭也让赔偿无法兑现。

  时任南靖县检察院林业检察科科长的杨友萍在了解刘金榜家庭的实际情况后提出:能不能“以植代罚”,让刘金榜恢复原有植被,以抵偿财产刑和赔偿?

  杨友萍“以植代罚”的提议得到广泛支持。最后,法院判处刘金榜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同时发出“补植令”,要求他原地补种树木,并做好看护工作。法院判决后,刘金榜所在的下坂村的不少村民自发地帮助他一起植树。

  从毁林者服刑、赔偿难兑现、荒山依旧在的“一诉三输”,到挽救一个人、教育一群人、恢复一片绿的“一诉三赢”,“补植复绿”在福建全省大面积推广开来。截至2017年底,福建省检察机关共办理“补植复绿”案件1604起,补种林木20多万亩。经过多年司法实践,福建省已形成“山、水、林、田、湖”多层修复、立体保护的生态修复机制。近5年来,福建法院加强生态司法保护,审结生态环境案件13259件,责令补种管护林木5.7万亩,生态司法保护“福建样本”得到推广运用。

  “宝镜灵虚印碧波,龙川十里晓烟多,一声欸乃渔舟去,带得余晖尚满蓑。”这是龙岩市新罗区的母亲河龙津河水清、岸绿、景美的写照。为了保护河道生态,龙岩市公安局出台了《关于对应“河长”配套设置“河道警长”的实施方案》,专门配置了市、县公安局和乡镇(街道)派出所三级“河道警长”。“河道警长”与“河长”配套,通过公安机关的执法,服务保障“河长”治水工作的顺利开展,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为了参与到保护母亲河的行动中、助力“河长制”治理管护河湖水平,今年1月,新罗区检察院出台了《关于建立河道检察官制助推新罗区河长制深入开展的意见》。3月27日,新罗区检察院发出检察建议书“经前期河道检察官的督导检查,建议白沙镇镇政府会同有关部门联合对第三方治理公司治污情况开展专项整治”,得到了相关部门的积极配合和反馈。

  如今,“河长制”不但在与公安、检察业务的融合中获得了新的战斗力,也在“互联网”应用中焕发了新的生命力。永定区在创新“河长制”工作机制中,充分利用“微信+”模式,村民通过村级“河道保洁”微信群便可了解村内河道保洁工作情况,还能随时将辖区河道环境卫生问题拍照上传到微信群里,并提出相关建议、意见,河道专管员会在第一时间开展清理工作并反馈整改结果,做到河道保洁工作全公开,真正实现“人人都是河道监督员”的局面。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