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首页 >  法律援助 正文
浙江“1+1”法援律师的走心故事
放弃高薪,赴西部法律扶贫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放弃了大城市的优越生活,放弃了百万年薪的丰厚收入,放弃了家人之间的相聚之乐;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秉承着无私奉献的志愿精神,奔赴西部,帮扶贫弱,伸张正义,为困难群众送去法律的温暖……他们就是由中国法律援助基金会和司法部有关司局组织开展的“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中的律师们。

  自2009年以来,浙江共有16位律师31次响应号召,分赴贵州、甘肃、内蒙古、陕西、广西、湖南、海南、四川、新疆、山西等多地开展法律援助工作。又到新一批“1+1”法律援助志愿者启程之时,记者专门联系了浙江的法援律师们,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援助故事。

  “因为需要,所以我们来了”

  今年7月15日,是浙江君北律师事务所律师金晓鋆到湖南省衡南县报到的日子。

  也许因为有着丰富的援助经验,初来乍到的金晓鋆适应得很快。简单办理了报到手续后,她就接手了一起多人参与贩买、运输毒品的重大案件,光案卷就有1000多页。

  这一天,金晓鋆仅阅卷就从早上8点忙到下午2点,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一口……

  衡南县是一个人口众多、案件复杂、律师资源匮乏的地区。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加班加点将成为金晓鋆的生活常态。然而,金晓鋆没有抱怨,反而感到满足,“工作忙,意味着他们需要律师,这也是我们法援律师的价值所在”,“因为需要,所以我们来了”。

  2014年7月14日,金晓鋆放下正值上升期的事业,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天等县。这个临近国界的小山区,因为律师资源的严重不足,人们的法律意识也很淡薄。

  金晓鋆至今仍清晰地记得自己受理的第一个案子。那是一起农民工讨薪案,涉及17人,历经多次信访,时间跨度长达4年以上。

  讨薪的农民工代表姓黄,湖南衡阳人,在广西务工。因为案件迟迟得不到解决,老黄已经前往南宁务工。这样一来,老黄要赶到天等县法援中心,一趟就得花5个小时。考虑到这些,金晓鋆一边通过电话向老黄解释相关法律知识,一边坐着三轮车沿着山路前往当地住建局、劳动局,为老黄一一调取相关证据材料。

  在金晓鋆的努力下,案件经过一审、二审,最终判决老黄胜诉。在拿到工资的第一时间,这位朴实的农民工就打来电话,一定要亲口跟金晓鋆说一声“谢谢”。

  2015年,金晓鋆又来到贵州省息烽县开展法律援助工作。在这里,她一如既往地忙碌,为四川籍农民工讨回久拖不还的借款、接受当地老百姓的法律咨询、在少数民族地区开展法律讲座……

  前几天,金晓鋆又接到了一个从贵州惠水打来的电话,感谢她的不放弃,帮他拿到了工伤赔偿款。这是金晓鋆在贵州惠水志愿服务时,办理的一起工伤案件,如今这位当事人已经顺利拿到了14万赔偿款。放下电话的那一刻,金晓鋆心情非常好,一直惦记在心里的事情终于有了着落。

  “那里的老百姓需要我,我就多做一些”,金晓鋆这一坚持就是4年,成为浙江省参与“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时间最长的女律师。今年7月,金晓鋆与祝云昌、张建3位来自浙江的“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律师受到了司法部的表彰。

  尽职尽责,传递法治温暖

  7月的北京机场,浙江的6名法援律师已经早早等在候机大厅,接下来他们将分赴中西部的边远地区。这一次,在浙江法援律师队伍中,少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祝云昌。因为,活动组织方想让这位50岁的“老律师”能够歇一歇。

  自2009年成为首批“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律师以来,祝云昌先后7次赴甘肃,而且走得非常彻底,将自己在浙江的业务全部委托给了他人,一心一意在西部当起了”法律义工”。

  多年的坚守,祝云昌几乎见证了甘肃文县法援事业的发展。

  “当时,整个县城只有2名专职律师,老百姓根本不相信还可以免费打官司……”刚到文县,祝云昌有着各种不适应,“但是既然来了,就要尽职尽责做好本职工作。”

  再难的案子都敢接、再复杂的问题都会耐心解释,时间久了,祝云昌“南方律师”“绍兴师爷”的名号便在县里叫响了,这也让更多人慕名而来。

  一天,办公室里来了一位衣衫褴褛、一瘸一拐的老人,有人告诉祝云昌,这是县城街上捡破烂的老人,经常会过来,神志不清,不用接待。

  老人看着祝云昌,用当地方言比划了好一阵,也没说明白。老人失望地打算离开的时候,祝云昌凭着办案的直觉叫住了他,并找来当地人做翻译,这才问清了老人的故事。

  老人姓段,60岁,但流浪生活让他看上去格外显老。几年前,老人在一场车祸中被撞断了腿,对方全责。在当地交警的调解下,肇事方支付了赔偿金,这笔钱由老人的兄弟保管。而老人的兄弟并不靠谱,在支付了一次手术费用后,便不再支付其他费用。老人大腿里的钢板一直未能取出,导致走路一瘸一拐。

  官司要打,生活更要过下去,祝云昌自掏腰包给了老段一笔生活费。可是,老人坚决拒绝,他说:“整个县城没有一个人愿意理我,只有你愿意听我讲话,你帮了我这么大忙,我不能要你的钱。”

  后来,在文县法院,祝云昌作为老段的代理人,与老段的兄弟对簿公堂。在法庭的调解下,兄弟同意为老段治好腿伤,并支付生活补助。老段在县城的医院做了手术,取出了钢板,随后和兄弟一道回了家。

  事情过去了大半年后,一天,祝云昌走在县城街上,突然看见老段急匆匆穿过马路,在他面前蹲下。他下意识往脚下瞧,原来是自己的鞋带散了,老段想帮忙系上。祝云昌赶忙扶起老段,自己把鞋带系上。“那一瞬间,五味杂陈。”祝云昌说。

  类似的援助案例,祝云昌已经记不清究竟办了多少件,但是每成功办理一起案子,祝云昌都感到非常有成就感。“一件案子办成功了,就相当于给当事人的邻居、亲戚、朋友也上了一堂普法课。”

  如今,文县已经成为祝云昌的“第二故乡”,越来越多的人找到他帮忙,就连来法援中心咨询的老百姓也明显多了起来。听说,文县今年又考出了2名执业律师,“功成身退”的祝云昌显得尤为高兴。

  薪火相传,让法援走得更远

  来到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已经两周时间,浙江海昌(乐清)事务所律师张春来的时差还没有完全倒过来,这里上午10点上班,晚上8点下班。

  29岁的张春来是今年浙江法援律师团队中最年轻的律师之一。第一次报名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张春来有些担心无法做好援助工作,之前还特意向“前任”法援律师取了经。

  “条件比我预想的好很多。”张春来说,在“前任”的提醒下,自己其实是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如今看到实际情况后,张春来彻底放下心来,更是干劲十足。

  报到第一天,张春来就接待了好几位前来咨询的群众。这不,一位农民工因为拿不到工资,上门来求助。他告诉张春来,他受雇于一个包工头,参与一个项目的建设。项目结束后,建筑公司结清了工程款,但包工头却拿走了全部工程款,联系不上了。张春来帮他分析了案情,并建议他通过诉讼来解决问题。

  随着案件的不断增加,张春来也慢慢适应了援助生涯的工作节奏,目前已经成为当地法援中心的骨干律师。

  跟张春来同龄的是浙江合强(桐庐)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婷婷,今年也是第一次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

  刚到海南省保亭县报到,陈婷婷就赶上了台风天。每天冒着风雨,陈婷婷很快适应了自己的新角色。

  “其实刚来的时候,我还有点晕头转向,因为案子一下子全都扑过来了,又不能推……”回想起一开始的手忙脚乱,陈婷婷有些不好意思。

  第一天上班,陈婷婷就接手了2个案子。“一个是刑事案子,一名未成年人将中年男子打伤了,目前等着下个月开庭;还有一个是民事案件,涉及到家庭暴力,当事人提出离婚要求。”简单熟悉了流程后,陈婷婷的法援工作很快就变得有条不紊起来。

  工作虽然忙碌,但陈婷婷却做得开心。“其实我一直想做这个事情,但之前执业经验不够。”说起自己的初衷,陈婷婷坦言,自己很希望年轻时有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既然我的专业能够帮助别人,我就来了。”

  “尽自己的职责去办好每一个法援案子就好了。”对于接下来的一年援助生活,这个80后女孩显得非常乐观、积极。

更多 最近更新